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3)【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3)【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13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巾帼悲歌(上)

  接下来的几年里,苏曼莎过着荒淫无度又血腥残忍的生活,被形形色色的人压在身下,被长短粗细的肉棒一次次贯穿,精神在沉沦和清醒之间轮回。不过,她心里挥之不去的是一种憎恨,所以她每次和男人交欢完后,都会将男人残酷杀死,看着被害者血如泉涌,她心里会产生极大的快感。甚至有一次,她用双手掐死一个暗杀对象,当男人被掐的舌头吐出,双眼爆突的时候,苏曼莎兴奋的当时就到了一次高潮,淫液顺着男人的肚子四处流下!

  幸亏于睿道心坚定,不然经历了那么多记忆之后,精神只怕已经崩溃。
  不过,她已经掌握了安禄山的狼牙军大量机密,这些情报对以后平叛大有帮助。

  终于,记忆到了一年前,安史之乱爆发了。

  安禄山眼前第一个障碍,是镇守在雁门关的苍云军。

  在发动战争之前,他先派出狼牙军精锐,暗中潜入雁门关,然后发动突然袭击。苍云军猝不及防,被杀害很多人。但是,苍云军统帅燕忘情,带领剩下的苍云士兵躲入苍云堡坚守,狼牙军多次进攻都失败了。

  每一天,苍云将士们都能看见他们的燕帅那高挑矫健的身影,永远屹立在第一线,鲜血染红了她手中的长刀,无尽的杀戮,反而映衬出她动人心魄的美艳,正如她的外号「血手凤凰」,她就像一个冰雪女神!

  只可惜,燕忘情脸上一直戴着铁面具,人们看不清她的脸。因为燕忘情长的太美,不知有多少人倾慕追求,所以她给自己带上面具,只让人看到她的冰冷和仇恨。

  忘情无情。

  「薛将军,你的仇,我一定会报,我要用安禄山的人头,来祭奠死去的弟兄们。」燕忘情就是在睡梦中,都是咬牙切齿的。苍云军的前统领薛直,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但是他为了救她,死在狼牙军手中。

  那一天,从来都不怎么说话的薛直,笨拙的对她说:「再过一年……等苍云军换防回中原,我就娶你为妻……」说着,薛直忍不住双手轻轻探进燕忘情的紧身鳞甲,摸到了她坚挺的乳峰。

  这可能是薛直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了,可是被燕忘情一瞪,他就吓的连忙缩回去了。

  「噗嗤!」从来不笑的燕忘情,那时竟然笑了出来,把薛直给看呆了。
  那也是燕忘情记忆中,唯一一次笑。

  大概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笑了。燕忘情奋起长刀,将一名狼牙军拦腰斩成两截!「决不许叛贼前进一步,跟我杀!」燕忘情此时忘记了自己是女人,振臂高呼!苍云军战士们士气高昂,跟着燕帅浴血奋战。他们每个人都爱她,可以为她去死。
  「娘的!小小的一座堡垒,怎么一直攻不下?」狼牙有八大猛将,这次带队的是排名第二的「地狼」独孤问俗。苍云统领薛直就是死在他手里。

  「呵呵,独孤将军无计可施了吧?」两个人走进营帐,独孤问俗正要发怒,但是看到这两人却倒吸一口冷气,连忙下拜。

  来的正是「摘星长老」苏曼莎和「拜月长老」黑齿元佑。

  黑齿元佑来自神秘的黑齿一族,擅长使用巫术,他说:「我在苍云堡外面设下一座秘法阵,只要让燕忘情进到阵里,立即就会束手就擒。」

  独孤问俗却犯难了:「燕忘情死守苍云堡,怎么才能让她出来呢?」

  苏曼莎呵呵笑道:「我有个办法,但是需要一个人当诱饵。」

  「谁?」

  「当然是燕忘情最恨的一个人,独孤将军你啊。」

  第二天,独孤问俗亲自带兵攻打苍云堡,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苍云军的反扑比平时更加猛烈,狼牙军很快就抵挡不住了。

  独孤问俗见事情不妙,转身就走。忽然,背后一声清啸:「独孤贼子!今天休想活命!」

  杀红了眼的燕忘情追出来了!

  临阵指挥需要绝对的冷静,要冷静就要忘情,可是燕忘情此时怎能忘情?
  独孤问俗一咬牙,回头就和她恶斗,激战十几招,他转身又跑。

  「独孤贼子,无耻败类!你就只会偷袭!」燕忘情怒骂猛追。后面的苍云军士兵生怕主帅出事,拼命追赶。

  忽然,她感到周围情况不对。

  「哈哈,燕忘情,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黑齿元佑发动阵法。

  燕忘情忽然感到一阵天昏地暗,周围无数狼牙军围了上来。

  「歪门邪道,休想阻拦我!」燕忘情挥动长刀,转眼斩杀数人。但是那些狼牙军还在不断围上来。燕忘情怒吼连连,不知疲倦的厮杀,直到杀死了好几十人,那些狼牙军才不甘心的慢慢退去。

  「燕忘情,你中计了,好好看看吧。」黑齿元佑收起阵法。

  燕忘情一呆,发现周围躺着的尸体,都是苍云军的弟兄,她刚才中了幻术,斩杀的竟是前来保护自己的同伴。

  「什么?」燕忘情两眼一黑。突然,背后有一人袭到,正是苏曼莎。燕忘情被她一掌击中,顿时昏死过去。

     ***    ***    ***    ***

  当燕忘情醒来的时候,感到双手手腕一阵剧痛。她发现她被铁链紧锁,吊在一台高大的攻城车上,就在苍云堡大门外。

  狼牙军向苍云堡高呼:「苍云的弟兄们!你们的燕帅已经被我们捉了!不过你们放心,现在我们还没对她做什么。可是如果你们不赶快投降,嘿嘿,我们就要对她做很多有趣的事了。」

  燕忘情双目好像要喷出火来,她奋力挣扎,但是双手和双脚都被固定住了,她的挣扎只不过是在扭动腰肢。

  「绝不能投降!」燕忘情大喊,「谁要是投降,就不是我苍云军的兄弟!不管他们对我做什么,你们都不能投降!」

  苍云将士们躲在堡垒上,看着被高高挂起的女统领,一个个怒火中烧咬牙切齿。

  「燕统领不愧为女中豪杰。」独孤问俗笑道:「只是不知道能撑多久?来啊,大家好好伺候燕统领。」

  「先让我来!」马上有一个人走出,而且是个女人。她是「泽狼」耶律嫣。
  「苍云军杀死我契丹人无数,我要他们血债血还!」耶律嫣手持一根几丈长的粗鞭子,是用深山老林里的藤条制成,极其坚韧。

  「啪!」一声响亮的鞭响,两军士兵都听的清清楚楚。燕忘情惨叫了一声,身上鳞甲碎了几片。

  原来,那条鞭子上有一根根的尖刺,要不是燕忘情穿着铠甲,一鞭下去连肉都会扯下来。

  「燕帅!」苍云兄弟们哀嚎起来,好像被抽的不是燕忘情而是他们。

  「啪!」又是一鞭,可是这回,燕忘情竟然没有叫出来。

  「啪啪啪。」一鞭又一鞭,燕忘情死死咬住牙关,就是不叫。她身上的鳞甲越来越少,渐渐露出了里面的衣服。

  「啪!」耶律嫣横扫一鞭,燕忘情没有铠甲保护,衣服立即被撕掉一大块,露出雪白的腰肢。

  独孤问俗哈哈笑道:「耶律嫣,不要急,慢慢打。」

  耶律嫣放慢速度,把燕忘情的衣服一小片一小片的撕下来,燕忘情矫健的腹部、大腿、手臂,先后露了出来,耶律嫣虽然慢慢抽,但燕忘情不久还是衣不遮体了,白花花的肌肤暴露在寒冷的风中,上面还留着一道道浅浅的鞭痕,看上去凄惨又香艳。

  看到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仇人和兄弟眼前,燕忘情真想马上死掉。可是她知道,狼牙军绝不会让她这么死掉的,他们会在不伤及她生命的情况下对她百般凌虐,为的就是让苍云军屈服。她咬紧牙关,决心接受一切酷刑。

  「啪!」又是一鞭,不偏不倚,把她左胸的衣服打成了碎片,一边奶子露了出来。然后又一鞭,右边奶子也暴露了,燕忘情上半身已经完全赤裸。

  狼牙军士兵们都看直了眼。独孤问俗也是啧啧称赞:「早就知道燕统领身材好,想不到这么诱人!奶大屁股圆,不知道被苍云军多少人尝过?哈哈哈!」
  耶律嫣见所有男人都用贪婪的眼光盯着燕忘情,不由心中火起,一鞭打去,正中燕忘情下阴部位,一下把剩下的破裤子都打成布片。

  这回燕忘情终于没能控制住,惨叫了一声。因为那里是全身最柔弱的部位,耶律嫣这一鞭下去,把她的粉唇檀口打的血红一片,连一丛阴毛都被刮掉了一半,这种痛楚谁能承受?

  燕忘情已经全裸了。战场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盯着这位巾帼女将的美躯,但是苍云军仍没有投降。

  独孤问俗说:「好,接下来,该看我的了!」

  他挥挥手,手下立即牵来了七八头大狼。这些狼是狼牙军专门饲养的,用来作战杀人。苍云军士兵们看到狼来了,都惊呼起来。

  不过现在,那些狼嘴里都装着牙套。独孤问俗一下令,手下立即放开缰绳,训练有素的恶狼们立即扑向燕忘情,对着这个白花花又冒出血腥味的女人大肆啃咬起来。

  「不、不……」燕忘情面色惨白,虽然那些狼的牙齿被套住,咬不破肌肤,但是身上却传来撕裂般的剧痛。一条狼将她的一边奶子含入嘴里猛咬,疼的她差点就惨叫出来。

  不一会儿,燕忘情身上到处留下一道道牙印,尤其是可怜的双乳,几乎布满咬痕,巾帼女英雄花容惨淡,眼神尽是凄楚。

  突然,半空飞来一支箭,一条正在蹂躏美女的大狼当场被射中心脏,嗷呜一声死了,其他狼受了惊吓,都四散逃开。

  独孤问俗大怒:「什么人竟敢伤我爱狼?我要让你们后悔死!来啊,给我把狼的牙套取下来,让他们尝尝燕统领的血肉!」

  听说独孤问俗要放狼吃掉燕忘情,苍云军那边传来一阵惊呼。而燕忘情却感到稍稍欣慰,如果就这样死了,倒是一件好事。

  「住手!」但是就在这时,苍云堡里走出一名战士,是苍云军的神箭手申屠远。「箭是我射的,我愿一命换一命!」说着,他拔刀当场自刎,倒在两军阵前。
  「阿远!不——!!」燕忘情悲痛的大叫,心里的痛更胜身上的痛。

  「好、好,是条汉子。」独孤问俗本来就没打算真的杀燕忘情,命令手下将狼都牵走。「接下来谁上?」

  一个个子极矮的男子走了出来,脸上还化着浓妆,看起来十分诡异。他是高丽人尹素颜。「让燕忘情尝尝我的水刑吧!」他命人抬来一大缸的冰水,放在燕忘情身下,绳子一松,燕忘情就掉进冰冷刺骨的水中,全身的伤口都剧痛起来。她忍不住一张嘴,一大口冰水灌进嘴里,原来是盐水!

  「哈哈,我的水是特制的盐水,比冰还要冷!」尹素颜一拉绳子,燕忘情被吊出水缸,一头长发都粘在身上,更显凄楚。「哈哈,再换个姿势。」这回尹素颜把燕忘情头朝下吊进水缸里。过不了多久,燕忘情无法呼吸,双腿在水面上乱划起来。可是尹素颜直到燕忘情的挣扎已经无力的时候才把她吊起来,燕忘情双目无神,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被冰水浸过之后,原本白皙的皮肤变的更加苍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别有一种性感。

  「轮到我了。」一个高挑妖娆的红衣女子走了出来,她是「火狼」阿依奴尔。
  独孤问俗说:「火狼,你的火太厉害,可别把燕统领给烧焦了。」

  阿依奴尔浪笑道:「放心,我这次只用烙铁。」她拿出两块烙铁,在燕忘情面前生起火盆,把烙铁扔进去烧到通红。人们仔细看,那烙铁上各有一个字。
  「火狼,你要把这字打在燕统领什么地方啊?」人们淫邪的问。

  阿依奴尔挺着高高的胸脯,得意洋洋的说:「当然是又圆又大的屁股上啊!」她取出烙铁,在上面浇了一层滚油,烙铁立即起火燃烧起来。

  她把燕忘情翻过身来,啪啪重重拍了两下她的浑圆屁股,然后一烙铁就印了上去。刚刚还奄奄一息的燕忘情突然疯狂扭动,屁股直往后缩,结果把鲜红的私处挺了起来,看着触目惊心。

  「不要跑啊大美人。」阿依奴尔抓住燕忘情的腰,另一块烙铁又按在另一边屁股上,伴随着滋滋的声响,皮肤上冒出一阵青烟。燕忘情顿时昏死过去。
  她两边屁股上各出现一个红红的大字,就是在苍云堡里都能看清,一个字是「奴」,一个字是「奸」。这两个耻辱的字深深的印入她的臀肉中,将伴随她一生。

  阿依奴尔将燕忘情的屁股对准苍云堡大门,一群狼牙士兵笑哈哈的走上前,逐个用手拍燕忘情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脆响,还顺便偷偷捏上两把,没过多久,那两个暗红色的烙印就充血变的鲜红刺目。

  苍云堡那边隐隐传来抽泣的声音。独孤问俗知道,他们已经开始崩溃了,现在要给他们致命一击。但是他要先询问一下苏曼莎的认可。

  苏曼莎在一边看着燕忘情受虐,心里竟然感到兴奋了起来。独孤问俗看向她的时候,她连忙把一只手从裙子的高高开衩的缝里抽出来。

  独孤问俗假装没看到,问:「苏长老,现在是给苍云最后一击的时候了,只是……如果我们把燕忘情玩坏了,狼宗会不会生气?」

  苏曼莎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说:「只要不死,随你怎么弄。但是,不要摘她的面具。」

  独孤问俗哈哈一笑,挥手道:「将狼王牵来。」「雷狼」沙叱博牵着一条大狼走了出来,这条狼比刚才那几只更大,眼似铜铃,牙如尖刀,立起来比一人还高,发出让人心悸的低沉嘶吼。

  沙叱博爱抚着这头巨狼,向苍云堡大声喊道:「各位苍云的兄弟,你们这种骨气让我佩服!可是,你们的美人统领被虐成这样,你们竟然还见死不救,那就休怪我无情了。」他将狼王赶到燕忘情面前,一拍狼背,巨狼很懂事的抬起双足,搭到燕忘情头顶的木架上。

  所有人都震惊了:「什么?难道他要让这条狼……」

  「苍云的弟兄们看好了,你们的燕统领,就要被一条狼开苞啦!」沙叱博兴奋的高呼。他用手抓住巨狼那狰狞的狼屌,对准了女将军未经人事的小穴。
  人群轰动起来,狼牙兵们纷纷围上前,要看清这极度刺激的一刻。而可怜的燕忘情还在昏迷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遭受的惨剧!

  幸运的是,刚才的水刑,把燕忘情的穴里浸的有点湿,这样会减轻一点痛苦。沙叱博用手指拨开燕忘情被打伤的阴唇,把狼屌顶端对准紧窄的小穴,突然用力,一下子把狼屌按进去一半。

  狼屌迅速膨胀硬起,肉棒上的肉结立即把阴道口卡住,再也别想拔出。燕忘情的小穴一下几乎要被撑爆!

  「狼王,看你的了!」沙叱博已经不用再教巨狼怎么做了,他一拍狼王的屁股,那条狼嗷嗷叫着,开始向前顶,要把剩下的一半狼屌也塞进燕忘情小穴里去。
  燕忘情被下体突然的胀痛惊醒,但她还没完全睁开眼睛,体内的巨物往里一刺,什么东西破裂了。剧烈的疼痛让受尽酷刑也一声不吭的女将军忍不住尖声大叫起来:

  「啊!!!!!————————————————」

  在剧痛中,燕忘情睁大眼睛,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一条狼,它正在用舌头猛舔她脸上的铁面具。

  霎时间,燕忘情明白了发生什么事,她的处子之身被一条畜生夺走了!她又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再度昏死过去。

  但是燕忘情赤裸的身体不断大幅耸动着,不管她是醒着还是昏迷,狼王都在飞快的顶着她,速度比人做爱要快的多。人们就看到燕忘情的肉体急速的抖动着,好像是在触电一样。

  燕忘情就这样被生生震醒了,可是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她现在已经神智不清,头不断晃动着,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呻吟声。她已经被狼操的翻了白眼,半张开的嘴里流出白沫。而在下身的那张小嘴,刚才就受伤的阴唇被狼屌撑的伤口崩裂,一滴滴的鲜血染红了巨狼的腿毛,

  而那条巨狼却越来越兴奋,它虽然是畜生,却也感觉到了燕忘情穴里的美妙,捣弄越发激烈。因为兴奋,狼张着嘴,长长的舌头吐了出来,一直挂到燕忘情的脸上,口水不断从嘴里滴下,打湿了燕忘情的面具,甚至落到燕忘情张开的嘴里。但是燕忘情只是麻木的接受这一切。

  狼王嘴里的呼哧呼哧声越来越响,冲击速度越来越快,身下的燕忘情已经震动的连脸都看不清,两颗乳球疯狂甩动。周围的狼牙士兵有很多被吓住了,遮住眼不敢再看,但更多的狼牙兵两眼充血,脸冒青筋,忍不住疯狂撸起自己的鸡巴来。

  终于,狼王猛的抬起头,发出「嗷嗷呜——————」的长吟。周围的狼在狼王带头下,也齐声高呼响应。

  「嗷嗷呜!」狼嚎之声响彻山野。

  狼王在燕忘情子宫里倾泻了。燕忘情本来就被狼王的大屌撑的小腹凸起,现在被大股的狼精一灌,肚子更加隆起,好像怀了数月的胎一样。

  狼王终于舒服的射完了,它用舌头舔着燕忘情,同时身体向后退,想把狼屌拔出来。但是狼屌依然卡在阴道里,连抽了几下没抽出来,阴唇被拉的往外翻,燕忘情的身体在这野蛮的刺激下发出一下又一下的痉挛。

  「扑」的一声,当燕忘情的下体被拉伸到了极限,狼屌终于被抽了出来,燕忘情的身体终于离开了这个可怕的野兽,但是她的模样已经惨不忍睹,身上鞭痕、抓痕密布,下身更是变成了一个血洞,久久无法合拢。肉洞里立即流出混合着血水的狼精。

  「啊啊!我忍不了了!」一个正撸着鸡巴的狼牙兵满脸通红,冲到燕忘情面前,竖起鸡巴,把一大股精液喷在她伤痕累累的身躯上。周围的狼牙兵纷纷效仿,冲到燕忘情身边射精。不一会儿,燕忘情全身都被上百个男人的浓稠腥臭的精液覆盖了。

  忽然,轰隆一声响,苍云堡大门打开了。一排排的苍云士兵走出来,在大门前列阵。

  独孤问俗笑了,说:「苍云的弟兄们终于要投降了吗?现在还不算晚。本帅就特别开恩,凡是投降过来的,都可以干一炮你们的燕统领,怎么样啊?」
  领头的一个苍云兵红着眼说:「苍云军决不投降!」

  「哦?那你们想干什么?」

  「但是,我们都可以为燕帅去死!」那个士兵一挥刀,和申屠远一样自刎。后面的苍云军也纷纷举刀自己,不一会儿,几百名苍云士兵全部倒地,雪地上被鲜血染红。

  苍云军全军覆没。但是,苏曼莎不知道,于睿却知道,还有一个苍云士兵没有死!那就是天策统领李承恩的儿子李无衣。

  刚才还在大笑撸管的狼牙军士兵全都惊呆了,握着鸡巴不知所措。

  独孤问俗也很久才反应过来,喊道:「弟兄们!苍云军已灭!今晚尽情喝酒,一醉方休!」

  狼牙军士兵们这才从震撼中纷纷惊醒过来,欢呼声响成一片。

  这时候,苏曼莎扭着腰走到独孤问俗身边,一脸诱人的媚意。

  独孤问俗笑道:「苏长老有何吩咐?」

  苏曼莎凑到他耳边,用颤抖的声调说:「独孤将军这场戏真是精彩,看的我好难受。今晚我要一个男人,一个强壮的、凶猛的、像狼一样的男人!」

     ***    ***    ***    ***

  燕忘情没有穿上衣服,她身上唯一的遮掩,就是她脸上的铁面具了。她被放在一辆马车上,运往南方。

  苏曼莎每天会来给她上药膏,从身上一直抹到被摧残的肉穴里。这种疗伤药有奇效,过了几天,燕忘情身上的伤痕就渐渐愈合了。她的肌肤又变的光滑洁净,小穴也重新变的紧窄。

  但是燕忘情双眼虽然睁着,却完全没有一点活动,像是痴呆了一样。

  苏曼莎一边抹药,一边对她笑道:「燕统领,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你可要尽快哦,我给你抹的这个药,不但有很强的治愈效果,而且还有强烈的催情作用,要是你不快点清醒的话,真的会变成只知道性交的痴女母狗哦!」

  但是燕忘情仍然没有反应,直到她被送到安禄山面前。

  「哈哈哈,我终于见到了声名显赫的燕忘情燕统领。」安禄山大笑道:「为什么你们还把燕统领绑着?快松绑。」

  士兵们解开燕忘情的绳子,燕忘情袒胸露乳,痴痴呆呆的站在安禄山面前。
  安禄山仔细端详着燕忘情的身体,啧啧称赞。「好身材,真是好身材。只有常年打仗的女人,才能练出这样的好身材。就像家里养的肉鸡,怎么也不如外面的野鸡味道香啊哈哈哈!」

  安禄山最后盯住了燕忘情的脸。「燕统领虽然只露出半张脸,但是已经是很美了,让我看看这面具下半张脸是不是更美。」

  安禄山伸手,揭下燕忘情的铁面具。

  人们惊呼起来,原来燕忘情从额头到下巴,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看着让人畏惧。但是安禄山却不同,他看着这道可怕的伤疤,反而更加亢奋起来!

  长久不穿衣服,燕忘情早已麻木。但是当她脸上的面具被取下,她忽然一清醒。「不,我的……」

  她猛然看到了安禄山,突然疯了一样抓过去:「狗贼安禄山!我要杀了你!我变成鬼也要杀了你!!」

  旁边的苏曼莎急忙出手,将她一掌击倒。几个大汉立即冲上来,把她四肢按住。

  「哈哈,燕统领醒了!」安禄山大笑起来:「这太好了。否则,要是我奸你的时候连反抗都没有,就太无趣了。」他一掀长袍,里面没有穿任何裤子,一根狰狞的阳具挺立起来。

  燕忘情的第一次被一条狼破了,现在她的第一个男人将是她最恨的人,她发了疯一样歇斯底里的反抗、尖叫。但是她手脚被四个大力士抓的牢牢的,根本无法动弹。

  安禄山有力的双手握住了燕忘情的腰。「燕统领,虽然你的处女之身已经给了我的宝贝宠物,但是我安禄山将是第一个得到你的男人。接下来,如果你表现好,我就让你当我的妃子,如果你还这么顽固,我就让你当狼牙军妓。」

  说着,安禄山往前一挺,巨根送进了燕忘情的肉穴。

  虽然燕忘情极度痛恨,但是她的身体却十分敏感,小穴被异物插入,立即就湿润了起来。

  「哈哈,燕统领的身体怎么这么骚啊?我稍微捣了一下,里面就开始淌水了!」安禄山将肉棒左右扭动了一下,阴道里变的更加水润。

  「哈哈哈,燕统领看来早就准备好了,可惜可惜,我以为强奸会让燕统领很痛苦,现在看只会更快活呢!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说罢,安禄山抱住燕忘情,大力的冲撞起来。

  燕忘情悲愤欲绝,她被仇人夺走贞操还在其次,而且随着安禄山的一次次冲击,她的下身传来一阵又一阵抑制不住的剧痒,更可怕的是她越挣扎,带来的刺激愈加强烈,同时也让强奸她的人更加兴奋、快活。燕忘情不记的一路上被抹药的事情,只是恐慌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变的这么可耻下流?

  不,不能这样!

  燕忘情放弃了挣扎,一动不动。

  安禄山惊讶了:「燕统领女中豪杰,怎么才这么几下就放弃抵抗了?难道是太舒服了,所以任由我奸了么?」

  安禄山猛捅了几十下,燕忘情不但不抗拒,反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下体更是淫水直流。

  「什么巾帼英雄,原来是个下贱婊子!」安禄山得意的骂着,让四名大汉松手,把燕忘情抱起,顶在自己的大肚子上猛力操干。

  突然之间!燕忘情猛的弹起,安禄山在她体内的鸡巴差点被折断,「哎哟」大叫一声。燕忘情掐住安禄山的脖子,狠命的咬了上去。

  眼看安禄山就要死于非命,突然一道剑光闪过,燕忘情光洁的背上三大要穴被刺中,真气立即溃散,全身瘫软下来。

  救了安禄山的正是狼牙第一剑客令狐伤。但苏曼莎神色一变,扭过头去不看他。
  安禄山拎起燕忘情,他的鸡巴疼的已经缩成一条。「臭婆娘!真是一匹烈马!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几时!来人,把燕统领给我带下去,传我将令:打下洛阳城,我就把燕忘情给所有狼牙弟兄们操。」

  整个军营欢呼起来。

     ***    ***    ***    ***

  安禄山大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大唐中原一带已经一百多年没打过仗了,官军很快一败涂地,叛军一举攻破了洛阳。

  但是,在洛阳不远的北邙山,驻扎着大唐最精锐的部队——天策军,也是安禄山的心腹大患。他派出十万大军围攻天策府。

  天策军只有三千人,之前在南诏之战中又折损了不少兵马,再如何强悍也无法与十万虎狼之师抗衡。在坚守几个月之后,他们终于难以再支撑了。

  天策统领李承恩下令:「明天我们就突围,今天务必做好全部准备。雪阳,你今天设法探查一下狼牙军军情。」

  「是!」天策宣威将军曹雪阳,虽然是年轻女子,威风却一点不输男儿,英姿飒爽,而且有着惊人的美貌,号称大唐第一军花。如果说燕忘情像一块冰,那曹雪阳就是一团火。

  不知有多少男人,想成为投入这团火中的飞蛾,但是在这个高贵的女英雄面前,没有人敢于有任何亵渎之意。

  曹雪阳脱下血染的铠甲,露出一身健硕修长的胴体。她没有穿别的衣服,只用一件夜行衣把雪白的身体包裹起来,不露一点肌肤,但是平常被铠甲掩盖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却完全显露出来,惹人心跳。

  曹雪阳独自秘密潜入狼牙军营附近观察,发现各处的防卫都非常森严,不管从哪里突围,都会付出重大代价。她不禁忧心忡忡。

  当她走到山狼营附近时,忽然一愣。

  山狼营里有人在吹着笛子,这笛声在别人听来没什么,但是对曹雪阳却如惊雷一般!

  她心里一动,急忙也取出一支笛子,轻轻吹了起来,两支笛吹奏的是同一首曲子,一应一合,仿佛同练了很久。

  对面的笛子突然停了,不一会儿,一个青年将领走到了这里,小心的四处张望,发现了藏在这里的黑衣人。

  「你是谁?」将军喝问。

  曹雪阳摘下面纱,露出她秀美又英武的面容:「我是天策曹雪阳,你又是谁?」
  将军眼神一震,说:「我是山狼曹炎烈。你为什么会吹刚才那首曲子?」
  曹雪阳答道:「那是我小时候,我的亲哥哥教给我的。」

  曹炎烈露出狂喜的表情,忍不住抱住曹雪阳喊:「雪阳,真的是你!」
  曹雪阳的眼泪也夺眶而出:「真的是你,哥哥!可是,为什么你要投靠安禄山?」

  曹炎烈说:「我并不是投靠安禄山,我这么做,是为了复国。」

  曹雪阳说:「既然如此,哥哥你可愿意助我天策军突围?」

  「这……妹妹你可明白,这要冒多大的危险?一不小心,我就会被安禄山斩首。」

  曹雪阳怒道:「那哥哥你就愿意看雪阳死在这里吗?」

  曹炎烈连忙说:「不,雪阳,哥哥绝不会让你死的。好吧,我来想想办法,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曹雪阳说:「不管什么请求,雪阳就是豁出性命,也会帮哥哥实现。」
  曹炎烈大喜道:「好,那就明天一早,你们天策军从我的阵地旁边突围吧。」
  「太好了,哥哥!」曹雪阳忽然好像变成了一个少女,激动的抱住曹炎烈。曹炎烈也用手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后背,眼中却不知为何如烈焰般燃烧起来……
  「但我的要求是,雪阳你不能走,要留在我这里。」

  第二天,天策军突然发动袭击,一举冲出重重包围。

  天策府统领李承恩也杀的血染战袍,他冲到一座小山坡上,问:「还有谁没有冲出来吗?」

  军师朱剑秋沉痛的说:「杨宁将军负责殿后,已经壮烈牺牲了。」

  李承恩悲痛万分,如同失去了至亲之人:「是谁杀害了杨将军?」

  朱剑秋说:「寻常贼寇伤不了杨将军,杀他的人是安禄山心腹,令狐伤和苏曼莎。」

  李承恩拔出宝剑,将一块石头劈成两半:「我定要报这大仇!我要让那对狗男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朱剑秋说:「统领,报仇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赶紧走吧,叛军马上又要追上来了。」

  李承恩忽然想起什么,问:「曹将军呢?怎么没有看到她?」

  「雪阳她说,另有要事,不和我们一起走了,到时候她自会和我们联络。」
  李承恩深深担忧:「此时她会到哪儿去,会去做什么呢?」

  山狼曹炎烈的军营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个蒙面的女子,人们只知道她是将军新收的一个女仆。

  只有进了曹炎烈的私帐,她才会摘下面巾,露出令敌我双方都朝思暮想的曹雪阳的真容。

  「天策军已经成功突围了。」曹炎烈满意的说。

  「雪阳谢谢哥哥大恩!」曹雪阳下拜。

  曹炎烈笑道:「那么,此事一了,我们该办正事了。」

  曹雪阳好奇道:「哥哥准备做什么事?」

  曹炎烈忽然将曹雪阳一把横抱,走进了房内。房间里不知何时喷上了淡淡香味,暗红色的纱帐笼罩四周,充满旖旎的气氛。

  「这些都是我自己布置的,雪阳你看漂亮吗?」

  曹雪阳心里猛跳,惊问:「哥哥你这是要干嘛?」

  曹炎烈将曹雪阳轻轻放在床上,笑道:「哥哥我要和雪阳入洞房。」

  曹雪阳惊呼:「哥哥!你开什么玩笑?你是我亲哥哥!」

  曹炎烈说:「我没有开玩笑。我们曹家亡国已经几百年,族人凋零,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我要给曹家留下最正统的血脉,所以我要让雪阳生下我的孩子,要有男,也要有女,让他们把我们曹家的血流传下去。」

  「不可以,哥哥,你这是乱伦!」曹雪阳使劲想推开曹炎烈,但是被曹炎烈紧紧抱住,使不出力来。

  曹炎烈双手不空,用嘴咬住了曹雪阳的衣服,脱下半边,露出晶莹光洁的香肩。

  曹雪阳竭力扭动着,但结果却是让衣服变的更松弛,脱的更快了。

  「不行,哥哥你疯了!」

  曹炎烈狰狞起来:「我是疯了!为了复兴曹魏,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假如现在娘还活着,我让娘也会给我生孩子,将来你生下的女儿,说不定我也会让她给我生孩子!」

  「住口!畜生!」曹雪阳猛提一脚,正中曹炎烈的膝盖,他哎哟一声,手松开了。

  曹炎烈怒道:「你昨天还说,会满足我的一切要求,什么都听我的,这一转眼就变卦了?」

  曹雪阳斩钉截铁道:「无论如何,这件事决不能答应!」

  曹炎烈发出令人恐惧的笑声:「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我的保护,你会变成什么样?」

  曹雪阳说:「大不了战死。」

  「战死?桀桀桀……你想的太简单了。走,把衣服穿上,我带你去看一个人。」
     ***    ***    ***    ***

  曹雪阳小心的跟在曹炎烈身后,不知他要到哪里去。

  曹炎烈一路走到了狼牙军大营,周围是大批的狼牙兵来来往往,曹雪阳虽然英勇无畏,也不禁有些心慌。

  他们来到了校场。校场上热闹非凡,但是人群杂乱,不像是在操练的样子。
  曹雪阳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叫声,从人群中传出。

  「他们……在干什么?」她小声问。

  曹炎烈没有回答,而是带着她一直走上了高台,往下俯视人群。

  曹雪阳往下一看,脸色骤变。

  大批的狼牙军围成了一个圈子,圈子中心竟然是一个女人,全裸的女人!
  这个女人凄惨无比,全身被各种颜色的浆液包裹,头发上沾满了尘土,可是即便如此,她身上还是骑着四个士兵。

  女人的私处,被一根肉棒塞住耸动,连后庭也被一根抽插着,嘴里也含着一根,连胸前都有一个狼牙兵抓住她挺拔的双乳,夹住丑陋的鸡巴猛搓。

  这四个男人已经干了不少时间,此时速度飞快,猛插狠冲,把女人的身体都挤变了形,根本不顾她的死活。

  而女人连反应都没有,她已经不知被轮奸了多久,双眼茫然,四肢瘫软。
  忽然,四个男人一起嚎叫起来,往女人身上、体内发射精液。

  当四个男人气喘吁吁从女人身上离开,曹雪阳看到了她的真容,差点就惊叫起来。

  那是曾经威震八方的苍云军统领,燕忘情。

  但是只看到一瞬间,立即又有四个狼牙军扑到了她身上,全然不顾她全身狼藉的模样,立即把肉棒捅进她汁液横流的各个肉洞,肆无忌惮的公开奸淫……
  曹雪阳愤怒的双手把木栏杆抓的咯咯响,但是现在她却毫无办法。足足过了半个时辰,这些士兵才全部干完,燕忘情瘫倒在精液堆中,一动不动。

  这时候,四个小太监扛着一大盆水走过来,把燕忘情扔进去,又擦又挠,把女英雄身上的精液一层层刷下来,留下道道粗鲁的划痕。燕忘情被洗干净后,一个太监掰开她的嘴,给她灌了一碗不知什么药水,燕忘情悠悠转醒,但是双眼仍然空洞无物。

  两个太监把她拖出水盆,用大块的羊皮把她擦干,另一个太监拿来一副铁环,锁住燕忘情的喉咙,铁链一拉,燕忘情像一条狗一样,手脚着地,慢慢向前爬去。
  「她要去哪儿?」曹雪阳颤抖着问。

  曹炎烈说:「去下一个军营,继续慰劳狼牙军弟兄们。就算是一天干到晚,她一天也只能应付两三百个人,要把狼牙军几万人的军营都转遍,要花半年时间,其他军营的士兵都等不及了。」

  「一天……两三百个人……」曹雪阳眼前一黑,差点跌倒。

  曹炎烈俯到她耳边,悄悄说:「懂了吗?如果你被发现了,恐怕也是这个下场。不过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番话,曹雪阳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她忽然看到了远处校场边有一座小帐篷,在军营里显的很特别。那是干什么用的呢?

  在这座小帐篷里,有两个人正从缝隙里看着外面。

  苏曼莎正趴在帐篷口,屁股翘起,全身一丝不挂。她屁股后面,是同样一丝不挂的安禄山。

  「呼呼……主人,你好像特别喜欢看厉害的女人被凌辱……呼呼……」苏曼莎的声音甜腻娇软。

  「没错,我就是喜欢看那些高贵的女英雄被最低贱的男人奸的尊严丧尽的样子。」安禄山喘着气,用力操着苏曼莎的大屁股。他的大肉棒正在捣弄苏曼莎的屁眼,而苏曼莎的肉穴里倒插着一根长枪柄。

  「你不是也很兴奋吗?」安禄山揪着苏曼莎的金发说:「每次看士兵们轮奸燕统领的时候,你的小穴就特别湿、特别紧。」他拔了拔那杆长枪,枪尾被苏曼莎的穴壁紧紧吸住,根本拔不出来。「你是不是在幻想,被士兵们轮奸的是你呀?」说着,他又用力把枪杆往里一捅。

  「讨厌……只有主人,才能把曼莎干到这么浪啦……哦哦哦哦……」苏曼莎的肚子被长枪顶的凸起,淫荡的叫着,甩着头又被操上了高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