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乱斗】(01)【作者:鬼爷】
【大乱斗】(01)【作者:鬼爷】
字数:76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回

  我们这里是个小城镇,地方并不大,我在这里经营着一家小汗蒸馆,汗蒸馆是男女共用,浴室则是男女分开的。

  一个周五晚上,大概七点左右的样子,由于男浴室锅炉管道坏了,我正准备关门修理,老朱突然领着妻子和儿子推门进来。老朱是我的同学,也是关系较好的一个朋友,职业是工地项目经理,平时很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虽说不是什么正经人,但对兄弟还算是不错的。

  他的妻子叫贞贞是典型的OFFICE女性,身材不错,相貌较好。孩子大概七八岁,平时老朱一直在工地忙,孩子都是贞贞在带,男孩虽然顽皮但还是很护着母亲,听母亲话的。

  一进门老朱就说:「兄弟,咋你们那么就早关门了,不做生意了?」我只得停下手上的活回他一句:「男浴室坏了,过来还是男顾客多点,不修好也没辙,今天只能停业了,今天要早点修好明天星期六生意好,不能耽误。」

  老朱忙说:「哟,不好意思兄弟,我家热水器坏了,让我儿子和老婆洗个澡吗?你看这小鬼头,一天到晚在外面疯,弄的一身泥,晚上老大的儿子结婚,兄弟帮个忙。」说完就递上一根中华。我接过烟说:「也行,反正你们一家子,去女浴室那边吧,今天也没客人。」

  老朱连连摆手说:「我不洗,我不洗,就她们娘儿俩。」说着向我眨了眨眼睛。我心想,就知道你小子不正经,肯定又是在外面做了个全套才回来的。于是就挥挥手说「行、行,进去吧。」

  「谢谢啦兄弟。」老朱说着就指着女浴室的方向用命令口吻的说道:「快点啊,我一会去买点好烟好酒,再来接你们。君君还不谢谢叔叔。」君君马上调皮说道「谢谢,淫棍叔叔。」我笑笑说「我叫银丸,再叫我淫棍我让你爸爸打烂你屁股。」

  老朱也笑着在君君头上摸了一把,把她和妻子一起推进了浴室。然后转回头和我抽起烟闲聊了起来。我说:「你小子又去外面乱搞,真是!妻子长的挺不错的,还要乱来,小心她发现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老朱傻笑着回了句:「发现不了,我是什么人呢,而且每天都交公粮,我当然会留着点。而且我是技术类型的,要先搞到她爽才行,要不然早穿帮了。倒是你呀啥时候带你去爽一把。放心,外面供应商很卖我面子的,不用你出钱。」
  我连连摆手:「不用了,谢谢你的美意。」老朱吐了口烟悠悠的说道:「得,那我给你介绍个技术好的女人,包你爽翻天。」我正要说话呢,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一个25岁左右的女人,领着个七八来岁的小女孩子说道:「老板,洗澡多少钱?」

  我连忙答道:「哟,不好意思,今天不营业了。」那女的看了一眼老朱说道:「里面有客人吧,怎么着看不起人吧?」说着丢了五百在桌上走了进去。

  望着那女人的背影老朱摆摆手压低声音说道说道:「她叫小惠,是这里K房里一陪唱的,一晚得壹万二呢,长的倒不错,身材超好,据说技术超一流,有机会真想上她一次。但脾气出了名的爆,我劝你别赶她出来,不然她能在这里骂街骂一晚上不带重样儿的。」

  我只能说:「得、得。一羊也赶,俩羊也放,算了,我赶紧去锁门,免得再进来更多人。」老朱连连称是:「兄弟,我先走了,去卖点东西进贡领导,一会来,回见了您。」老朱走后我赶紧锁了门,便自顾自的去了男浴室修管道去了。
  大约半小时,突然听见女浴室传来吵闹的声音,我便连忙赶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远远听见事情是这样的,两个妈妈帮小孩子洗好澡,就自己顾自己洗澡了,小孩子顽皮嘛,不知道什么原因玩着玩着就吵起来了,然后两个妈妈就吵起来了。
  我刚进去,就看见两女人赤身裸体,岔开双腿指着对方鼻子开骂起来,我想贞贞是老朱的妻子,这样进去不太好,就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起来静观其变。
  两个女人骂着骂着就开始互相扯着头发扭打起来,双双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不一会贞贞便被小惠压在身下,儿子君君见到母亲被打了,便跑了过去一手抓住小惠的头发,一手拍打小惠的脸说道:「不许打我妈妈,不许打我妈妈。」
  那个小女孩也急了跑过去一把推开君君,君君倒在地上她便骑了上去,两个小拳头不停的砸向君君的脸。

  两个妈妈看到自己的孩子也打了起来,自己手上就没有了太多的动作,只是依然紧紧的抓住对方的头发,然后看着自己的孩子。

  然后叫嚣到「君君,打她,打她脸,让她长大没法见人。」「晶晶,干他,干他,干死他。」两个小孩子不停在地上翻滚着,一会君君在上面,两个大耳光就抽在晶晶的脸上,一会晶晶在上面拳头就砸向君君的脸。

  不一会,君君便被晶晶牢牢的压在了下面,晶晶用双手按住君君的双手,双脚由外而内的箍住君君的双脚。小惠不由有些得意的看向贞贞,又看向晶晶那里,意思是:看吧,你们母子都被我们压在身下了吧,让你再得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女孩子发育会比男孩子早一点,分界点一般在十几岁,十几岁以前同岁的孩子打架身体上基本都是女孩占优势。现在的晶晶和君君虽然同岁,但是个头就要比君君高半个头,体力看来也比君君要好上一点。

  现在的贞贞看着自己儿子和小惠女儿紧紧纠缠在一起,手对手,脸对脸,脚别着脚,身体每一处都牢牢贴合在一起,并被紧紧压制的时候不由有些失落。
  她们母子的完败让她感到绝望,她甚至盼望自己的老公能在下一刻立刻冲进来解救她们母子。可是下一个瞬间,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她看到君君的小棒棒正一点一点的直立起来,像一个愤怒的战士一样一点一点逼近晶晶的秘密花园。
  贞贞立刻喊道:「顶上去,顶腰,顶,干死她。」君君果然听了母亲的话,一下子刺入晶晶的秘密花园。

  由于都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小孩子的身体,两个孩子身体不由一颤,带有一点哭腔的停止了所有动作。贞贞得意的看着小惠,轻蔑的说道:「不是要干死我儿子吗?谁干谁呀,现在你女儿就是个二手货了。」

  小惠显然被这一幕气疯了,失去理智的大叫:「妈的,晶晶,坐下去,用力坐,坐废他,让他尿出来,不对,让他永远尿不出来。」

  贞贞也不甘示弱的大喊:「顶死她,让她永远尿不停。」两个孩子像得到命令一般,虽然依然保持着压制和被压制的姿势,但两个小屁股却开始上下浮动,嘴里还用稚嫩的声音不停喊道:「你先尿,你先尿。」

  每一次晶晶奋力的坐下去,君君就会奋力的迎上去,两孩子的频率越来越快,啪啪啪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还不停伴随着「你先尿,你先尿」的喊声。

  就在某一次晶晶坐下去,君君先是迎了上去,然后提上来的瞬间,又往上刺了以下,在这一下之后,晶晶啊的惨叫一声,黄色的尿液顺着她的秘密花园流到了君君的小棒棒上,然后顺着两颗小小的蛋蛋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

  随后晶晶也立刻瘫软了下来,箍住君君的双腿也松了开来,开始喘着气,头一歪倒了下去。君君奋力推开了晶晶,想要爬起来,可是撑了两次都倒了下去,最后也栽倒在一旁。

  小惠气疯了,向贞贞大吼道:「妈的,你儿子敢干我女儿,老娘今天干就干死你。」说着一手抓着贞贞的头发,一手开始插入贞贞的小穴,贞贞显然被这个举动弄的措不及防,但是很快她反应过来,虽然她被压在了下面。

  她一手拉住小惠的头发,一手绕到小惠的背后对准小惠的菊花同时一条腿蹬地,三处同时发力,小惠吃疼,立刻被贞贞反扑到了身下。

  小惠得意的说道:「干老娘?老娘那么好干吗,老娘让你知道什么叫干,什么叫干死你。」然后扒开了自己的小穴,露出凶器在小惠眼前一亮,一颗锥形的阴蒂在小惠面前闪出。

  显然平时老朱常吹嘘他是技术性的,耐久也很厉害,找个老婆也要有一定实力才行,相貌并不重要但身材要好,要经玩,看来他和贞贞结婚一定是因为贞贞那个很厉害就是了。

  显然这一刻贞贞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小惠不以为然也扒开自己的小穴也露出了一颗锥形的阴蒂,叫嚣着:「来呀,就怕你没那个本事,给老娘塞牙缝都不够。」好吧,小惠果然如老朱说的那样嘴巴够厉害。

  两把刀剑瞬间交锋,你来我往,不停的敲打,穿刺。四瓣樱唇不停的上下磨动。看来双方都不想用技巧征服对方,而是比拼持久力和耐力。

  两个人都不停地扭动着阮润的屁股,小惠从左向右,贞贞从右向左来了次硬碰硬的比拼,就在这个时候,双方的旋转动作都停住了,收紧了屁股,使足了下半身的力气,都用在了阴蒂上,吧阴蒂变的更为坚硬,两个阴蒂交锋呈现了「X」状,僵持住了。

  贞贞喘着气说道:「看你能坚持多久,一会把你干晕了直接丢到马路上,让你以后没法见人。」小惠则说道:「你还是认输吧,免得一会你先晕了我去奸了你儿子。让他知道女人的恐怖,以后再也不敢碰女人。」

  然后两人都不说话,卯足劲拼着。贞贞可能由于不知道小惠的职业,对她还是有些轻敌了,渐渐的贞贞的阴蒂开始被往右推动,阴蒂开始倾斜,而且倾斜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贞贞的阴蒂快被小惠的阴蒂弯成90度的时候,小惠突然向左移开,贞贞的阴蒂突然绷直,一股电流充斥她的全身。

  小惠显然不想浪费着次机会,她在移开后一瞬间瞬间绷直阴蒂,像一把刀一样直接刺向贞贞的阴蒂,硬生生把贞贞的阴蒂给顶的缩了回去。

  贞贞再次感觉到了电流充斥全身,同时下半身一阵酥麻,爱液狂流不止。小惠一把抓起贞贞的头发就是两个耳光。:「叫你狠,叫你狠。」浴室回荡着小惠的叫骂声很贞贞不甘的哭声。

  我显然不想招惹着恶婆娘,但也不想自己朋友的老婆受辱,我赶紧退了出去,打开大门跑出去,准备报警。

  远远的我看到了老朱兴冲冲的提着两瓶酒和一袋烟赶着过来,不过他好像并没有看到我的样子。很好,这个场面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算了,让他自己解决吧。

  于是我退到一旁,躲了起来。老朱一进浴室便听见自己老婆的哭喊声,顿时丢下手上的东西,冲了进去,就在这时候我看到还有一个男人也提着东西走进了我的浴室。

  我顿时明白了,他可能是小惠的老公。我跟了进去,蹲在一个我能看到他们,他们看不到我的地方,观察着并且手里紧紧握着手机,准备一有不对,马上报警,天啊,你们可千万别在我这里搞出人命,我还靠这浴室过活呢。

  老朱一冲进浴室马上发现小惠提着贞贞的脑袋在抽贞贞的耳光,也不管小惠是不穿衣服,一把拉开她,冲到自己老婆面前举手要打小惠,小惠的老公也发现事情的不对,进来挡在小惠面前开口道:「兄弟怎么着,别打人,先把事情弄清楚。」

  老朱也是个明理人,再说举拳不打笑脸人,人家男人也没直接动手,老朱虽然生气也不好直接爆发,毕竟对方是个女人,而且还光着身子,事情闹大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男人,不太好说话。

  小惠的老公戴着个眼镜,斯斯文文,看样子不像是个惹事的主,我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老朱没动手,不然这里真要闹出人命了。

  双发把事情经过说了个来龙去脉,这才发现自己的孩子也都还倒在一边。老朱慌忙抱起宝贝儿子,叫贞贞穿上衣服,赶紧送孩子去医院。小惠的老公也赶紧找了条毯子给老婆裹上,然后抱起孩子等着老婆的指示。

  小惠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带晶晶去医院。」她老公唯唯诺诺说道:「那你?」小惠又大吼道:「费什么话,还不快去。」

  小惠的老公这才赶紧抱着晶晶冲出了门,这时候女浴室里就只剩下小惠和老朱两个人了。老朱还是担心孩子,想要马上赶去医院,但是小惠一把拉住老朱的手,说道:「这个账怎么算?」

  「什么怎么算?」老朱甩开了小惠的手,不耐烦的要向外走。小惠又一把拉住老朱说道:「你儿子干了我女儿。」

  老朱顿时来了脾气「你还操了我老婆呢。」小惠说道:「我和你老婆都是女人,你儿子干可是干了我女儿。」

  老朱没心情和小惠闲扯:「你别和我废话啊,什么干不干的,我告诉你,我儿子干你女儿也白干,小心我捅烂你的嘴。」说着脱了衬衫,光着膀子想恐吓一下小惠,小惠这时候正在气头上,一把把毯子丢在地上,露出裸体,吼道:「你他妈来呀,干我?我他妈的夹死你。」

  也不知道老朱怎么想的,也就脱了裤子露出他的长枪,不过看来老朱也对小惠的身体有了反应,长枪直指着小惠,像是在挑衅一般。

  两个人裸体面对面愣了一会,老朱先开口道:「骚比发骚回家去骚,别在这里瞎BB。」原意想给双方找个台阶下,可是小惠不依不饶,说道:「你他妈的个阳痿男,给我磕头认错这事情就算了了。」

  男人最不愿意的就是女人说自己不行,老朱这下也火了:「我他妈的捅烂你个骚比信不信?」小惠岔开双腿一步一步逼近老朱,直接和老朱来了个胸贴胸,老朱的长枪直接穿过小惠的胯下,长枪的上面紧紧贴着小惠的小穴。

  原来小惠挺高的个子,和老朱差不多高了,腿也长,小穴正好高过老朱的长枪。我看情况不对,立马又头溜出去把门锁上,等着看一场精彩的好戏。小惠怒喝道:「你他妈现在磕头还来的急,不要一会被我夹废了,求饶就来不及了。」然后用小穴狠狠夹了老朱的长枪一下。

  老朱不是他老婆,越女无数,知道这个力度不是普通的女人,就像别人说的一样,这女人活好的很,但也不甘示弱的说:「要我再说一次吗?我他妈的捅烂你个骚比信不信?」说着也用直接的长枪狠狠的回顶了小惠一下。

  小惠继续说道:「捅烂我?有本事就用你的鸡巴跟老娘的比斗一斗,看谁他妈的厉害。」说着有意识的往下沉了一下,老朱的龟头一半伸入了小惠阴唇,然后小惠用力又夹了老朱一下。

  老朱也不甘示弱一顶,整个龟头进入了小惠的阴道,回敬道:「天下只有吹不破的牛皮没有插不烂的『嘴』。」

  小惠突然双手抱住老朱的腰,左脚一勾,老朱身形不稳,立刻和小惠双双倒在地上,并且小惠将老朱的长枪连根吞入自己的小穴中。小惠又说道:「那今天就好好斗一斗,看是我的比咬断你的鸡巴,还是你的鸡巴捅穿我的比,今天老娘就搞残你。」

  老朱回应道:「斗就斗,看你的比能撑到什么时候,不要到时候哭爹喊娘。」小惠继续回应着:「好呀,来呀,看到时候就是你抱着命根子连站都站不起来吧。」小惠在上老朱在下,小惠挺动着圆润的屁股开始套弄老朱的长枪。

  老朱知道整个位置对他很不利,于是便一翻身把小惠压在身下开始抽插起来,小惠也想占据主动,便又翻身翻上了老朱的身体。

  两人位置不断交换,不断翻滚,老朱在上的时候一边用九浅一深抽插,一边用自己的乳头狠狠刺向小惠的乳头,小惠则在下面来回旋转自己的屁股坐回应,小惠在上的时候则不停旋转自己的屁股,高提下砸,并同样用乳头和老朱拼个你死我活。

  老朱则用自己长枪奋力冲刺着,两人虽然不停翻滚但是小惠的小穴依然紧紧咬住老朱的长枪,老朱的长枪也不停插着小惠的淫穴一直都没有分开过,誓要在今天分个高下。

  不过小惠毕竟是女人,翻滚数次之后还是被老朱压在身下,不过小惠也不是省油的灯灯,双脚紧紧盘住老朱双脚,不停的从下面开始反击,屁股不停的旋着。
  后来据老朱说,小惠果然是个极品女人,阴道内有很多皱褶,最要命的是她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呢,接下来老朱就尝到了这个秘密武器的厉害。

  由于小惠的双腿盘住了老朱的双腿,双手又紧紧抱住了老朱的背,老朱冲刺的力量小了很多,老朱只能改刺为磨,可这正中了小惠的计。

  小惠小穴里面皱褶多,磨会使得老朱快感迅速上升,而小惠也使出了她的秘密武器,,就是她阴道的最里面有一道「1」字型的皱褶,正好卡在老朱龟头的中间,像刷卡一样,给老朱带来了很到快感,普通男人遇到这样的女人很难坚持20秒而且小惠知道那里就是老朱的敏感点。

  老朱也不是泛泛之辈,很快知道了小惠的敏感点在龟头左右两边的突起点正好碰到的位置,于是双方停止了其他地方的攻击,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身体的那里,准备做最后的对决。老朱和小惠满身的汗珠流淌着,小惠不停的旋着屁股,老朱也不停反方向传转着屁股。

  这下没有技巧可言了,纯是比拼耐力,两个人不停的哼哼着,看来都快要泄了。「插死你,插死你。」「夹死你,夹死你。」两人都狠狠的怒视着对方,下半身任然在不停的厮磨着。

  这时候小惠夹紧屁股用力往上一顶,老朱也夹紧屁股往前一转,顿时一股白色液体从小惠的小穴和老朱长枪的夹缝出流出了。

  两人都啊了一声,并且带着颤音,停止了动作。过来一会,小惠先开口道:「服不服?」老朱也开口了:「插不烂你?」

  此刻小惠的小穴任然紧紧咬住了老朱的长枪,老朱也不甘示弱的顶了下小惠。小惠说道:「敢不敢继续斗,斗到只有一个人能爬起来,看你鸡巴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的比一定咬烂你的鸡巴。」

  老朱回应道:「斗就斗,怕你不成,就怕到时候爬不起来的时你,一定是我的鸡巴刺烂你的骚比。」小惠突然用足力气,将力量集中在了小穴上,不停的夹紧着,一点一点箍紧老朱的长枪,慢慢的老朱的长枪被压缩的小了一圈,小惠又狠狠道:「服不服?」

  老朱也将全身的气血集中在了长枪上,长枪的宽度暴涨,又将小惠卡小的小穴撑的比她原来更大,老朱也狠狠的回问到:「你服不服?」

  小惠又更加用力,将老朱长枪给箍的缩了回去,继续问道:「服不服?」老朱也继续用力,长枪又暴涨,把小惠的小穴撑了回去又问道:「你服不服?」于是两个人就不再说话,互相绞在一起的双腿崩的更紧了,都将所有的力量用在下半身,互相较着劲。

  每当小惠的小穴像蛇一样的盘紧收缩将老朱的长枪给勒小一点,就又被老朱的长枪暴增的宽度又撑开一点,老朱长枪每增粗一点,又被小惠的小穴给箍小一圈。两个人的私处不停的较着劲,像有呼吸一样,不停的收缩扩张。

  小惠由于用力整个屁股已经脱离了地面,而老朱也的头也已经顶在了地上,看来两个人都已经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了自己的私处上。就在小惠的小穴和老朱的长枪僵持不下的时候,小惠突然开始左右摇晃起屁股,但小穴依然紧紧的咬着老朱的长枪,就像钳子拔钉子一样,然后用尽力气狂吼道:「老娘咬烂你。」
  老朱知道这娘们快要不行了,可自己也快又要射了,老朱抓住最后的机会一边用力冲刺着,一边将右手绕道小惠的身后,由于小惠翘着屁股,手指很容易的插进了小惠的菊花,在那里挑动了几下。就听见小惠啊啊啊啊的叫了几声以后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倒了下去。

  老朱有气无力的撑起身体,把自己的长枪从小惠的小穴里把了出来,龟头上还在不停的喷射着精液。就在长枪被拔出来的一瞬间,小惠的小穴也喷出了白色和黄色的液体,直接溅到了老朱的小腹上。

  老朱踉跄的爬了起来,瞪了小惠一眼,抓起地上衣服穿了起来。我赶紧偷偷溜出去把门锁开开,然后又藏了起来。

  老朱穿好衣服后又看了小惠一眼,小惠也瞪着老朱,大吼道:「给老娘等着,老娘一定会干死你的。」老朱什么也没说,只是竖起中指对着小惠,然后走出了浴室,从老朱漂浮的步伐来看这次几乎要虚脱。

  小惠看着老朱走出浴室,身体也瘫软了下来。不甘的用拳头砸着地面,喃喃说道:「儿子干了我女儿,你还干了我,还把老娘干尿了,妈的,这个仇,这个屈辱老娘一定要报,老娘一定要用老娘的穴嚼烂你的鸡巴。」

  然后沉沉的睡去了。我只好等她睡着以后给她盖上条毯子,然后留下张字条,写上:门没锁。任由她醒后自己离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