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后辈の射精管理】(02)【作者:poiuytrewq1218】
【后辈の射精管理】(02)【作者:poiuytrewq1218】
字数:89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本次更新的是第5话的7- 12小节,前12节做了20000字的样子,第5话18小节,第6话更长,还有两个ending,长的绝望……

  接下来的剧情大致上是男主经过长时间的折磨意识模糊射了出来,但是蓟没有放过他开启了残酷的榨精模式,各种不应期责备强制高潮,中间穿插一段蓟对于过往被痴汉袭击的往事豆知识:丝袜的厚度是根据「Denier」来制定标准的,每一双丝袜的包装上都标注。每9000米编织该丝袜的纤维重多少克就称多少「D」。所以,「D」数越高,也就表示月后。「D」数越小,丝袜也就越薄越透。一般20D以下为夏季丝,40- 60D为春秋袜,60D以上为冬装袜。现在的超薄丝袜甚至达到了5D。冬季选用加厚保暖的天鹅绒丝袜,而1600D以上厚度的丝袜已经跟秋裤差不多了。具体是个什么概念,只要打开淘宝搜索一下就出来了。

  而在日文中不同厚度的丝袜是不同的,以下来区分以下スト:stocking,即丝袜,也包括那种带绝对领域的长筒袜和短袜,一般在20D以下パンスト:pantyhose,即裤袜,长筒袜。厚度一般在40D以下。

  タイツ:tights,直译的话是紧身裤,实际上与国内不同日文所说的tights是包住脚的,比如呆唯那种厚厚的几乎看不见肤色,和第一种的区别就是厚度在40D以上,本文中的蓟所穿的,就是黒タイツ,直译为紧身裤太奇怪了,按照大陆的说法以上都叫做丝袜,只是薄厚不同,大家可以认为蓟穿的是秋冬季女高中生会穿的厚保暖裤袜就好了,我统一翻译为连裤袜了。表面摩擦力好像还蛮大的。

              快夸夸楼主敬业

                -7-

  沿着楼梯到地下室走去,那里有着一个边长6米的正方形广阔房间。

  地板是水泥质的,周围被冰冷的混凝土墙壁被包围着,采光用的窗户也没有。勉强称得上家具也只有头顶上的日光灯,在房间中散发着惨白的光芒。其他家具或装饰品之类的完全没有,完全感受不到这里有人生活的气息。

  实际上这里看起来倒是更像是中世纪的拷问室,意识到这一点的吉野不禁汗毛倒立。

  蓟「这里怎么样啊、前辈?我总预感这里说不定会有用的上的一天,所以一直都有用心准备哦。这里不管多么大声地哭喊都不会有一点声音漏出去呢,飞散的血液和精液也能够轻松地处理哦」

  在向少年追加了可怕的说明之后,蓟将吉野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拘束在了地下室的中央。

  欢乐的少女对比鲜明,吉野被几乎能刺痛皮肤的强烈紧张感所包围了。
  吉野的双手摆出如同高呼万岁一样的姿势,被棕色的革制皮带所绑住,坚固的尼龙绳索一头穿过皮带上的钢扣另一头固定在了天花板的挂钩上。吉野不得不维持着脚尖微微踮起被吊在天花板上的姿态。而且双脚也被强迫打开了,两侧的脚踝被大约1米长棒状的枷锁的两端所固定。双手双脚都被牢固且细致地束缚住,吉野就连想要转动一下身体都做不到。

  蓟「呜嗯、这样就行了……完美的拘束呢、前辈」

  对着全裸着被拘束的吉野,少女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满意的满足了点头。
  吉野「啊、蓟……从刚才开始、到底是在……」

  吉野的声音中满是不安、冷静不下来的左顾右盼。

  蓟「呼呼呼……前辈你猜猜看呢?」

  什么都没有回答不上来。但是讨厌的预感却逐渐膨胀了,恶寒慢慢爬上了后颈。

  在此期间,面前的少女向后退了几步,像是要进行助跑一样拉开了距离。
  蓟「……内、前辈?」

  吉野「什、什么……」

  对着一只手托在下巴上,可爱的歪着脑袋的少女,吉野只能用战栗的发抖的声音回应。

  蓟「男孩子、只靠疼痛也能够射出来吗?」

  吉野「诶……?我不知道……那种事……」

  蓟「是这样啊。那么就用前辈的身体来实际测试一下吧」

  蓟慢慢沉下了腰,就像正在衡量飞扑猎物时机的猫一样蜷起了身子。

  吉野所抱持的讨厌预感,此时一口气膨胀了起来。

           蓟「前—辈——、我要上了

  吉野「啊、蓟……住手……啊!」

  少女轻快地踏出步伐,跑了起来。

  吉野虽然立刻打算逃开,但是无论怎样挣扎也能让天花板上的挂索当啷作响。
  蓟「嘿咿!」

  作为支撑的左脚用力地踏紧地面,右脚快速地向后抡过顶。被黑色紧身裤包裹着的柔软的腿部像鞭子一样地大幅甩动,在吉野的胯股毫无防备地垂着的两个蛋蛋被作为目标瞄准着。少女的使出浑身力气的踢尖锐地劈开空气,对着瞄准的猎物毫无偏差的突刺了进去。

  ――咚!

  吉野「啊、嘎呜……啊啊啊啊……っ!」

  闷声闷气的悲鸣伴随着肺里的空气一起被吐了出来。

  被摩擦力很强的连裤袜覆盖了的脚背,就那么一点没有打滑地直直的深陷进了变形的蛋蛋里。

  蛋蛋被踢的向上飞起,几乎要裂开一样飞舞在空中,然后突然绷紧的精索拉了回来。

  直传头顶的的剧痛。

  一瞬间全身的肌肉痉挛,心脏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剧烈跳动着。

  下半身一下子就脱力了,绵软的想要倒下,但是因为手脚都被拘束住了连倒下都不被允许。用手捂住下面当然也做不到,想要稍微蹲下也不行,吉野能做到的只有无助的手脚乱蹬和在半空中胡乱的晃动身体而已。

                -8-

  蓟「前辈、前—辈—、刚刚的一脚怎么样啊?漂亮的命中了对吧?是不是很痛啊?」

  兴奋不已的蓟接连不断地询问着。

  但是现在的吉野,只是默默地忍受着剧烈的呕吐感和疼痛感。

  与睾丸被踢中的一瞬间的疼痛不一样,下腹部的深处不断涌出要沸腾一般的强烈隐痛。就像是巨大的拳头在内脏里胡乱搅拌一样,从全身都不断流下冷汗。
  吉野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就连每一次的呼吸都感到痛苦。

  吉野「……啊、哈啊……呜……」

  蓟「前辈一脸痛苦的样子……非常的可爱哦、呼呼……」

  少女一脸幸福地凝视着吉野的样子。

  吉野「……蓟……为什么要这样……啊!」

  蓟「刚刚不是说过来了吗、要让前辈射精啊」

  就像是老师在教育理解力差的学生一样的口吻。

  蓟「我已经不会在寸止前辈了哦,所以就算自由的射出来也无所谓。只是嘛,我是不会给予前辈任何快感的哦。阴茎也不会碰一下的。只会这样持续不断的踢着你的蛋蛋。所以,如果前辈想要射精的话,就只能是被我这样踢射出来哦」
  干脆的,极其理所当然的回答了。

  随着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吉野的整个脸都变得煞白了。

  蓟「我是抱着踢碎的打算全力出击的哦、前辈要是不想蛋蛋被踢碎的话可要好好努力啊」

  犹如莞然盛开的鲜花的少女的笑脸,却让吉野如鲠在喉。

  吉野「啊……等一下……不要啊……蓟……っ!」

  蓟「好了、为了让前辈早点射精我可得好好加油啊。接下来就是没有没有休息时间的连续踢了哦。顺带一提因为有在锻炼我对自己的体力还蛮有自信的」
  吉野「你、蓟ー……!不要啊、啊啊啊……!」

  像个孩子一样的哭喊的吉野只能拼命地扭动着脖子。

  蓟丝毫不打算理睬恋人的恳求,毫无怜悯的金蹴再次强力的撞击在吉野的下半身。

  ――吧唧!

  吉野「唔啊!」

  从喉咙的深处传来的被踩扁的青蛙般的声音。

  而紧接着没有丝毫犹豫,少女接连不断的凶猛踢击炸裂在了吉野最脆弱的地方。

  ――吧唧!

  从自己的脚背上传来的蛋蛋被挤压变形的柔软触感,让蓟打心底里感受到了愉悦。

  蓟「前辈、我的金蹴り服务、请好好得享受哦」

  ――吧唧!

  吉野「……啊……啊、呜诶……」

  连续释放的的踢击让呼吸都变得苦难了,吉野痛苦地呜咽着。

  即使是为了寻求氧气而拼命地大口呼吸,紧接而至的下一发踢击也会让好不容易得到的氧气全部挤压出去。

  ――吧唧!

  吉野「咿……呃啊……啊……」

  蓟「呼呼……被我这样踢射、和前辈的蛋蛋变成一团碎肉、究竟哪一边会更快呢」

  ――吧唧!

  吉野在被踢的瞬间向上跳起,想要稍稍减轻冲击,吉野用力的用脚尖从地面上跃起。

  但是对于只有脚尖能碰到地面的他来说,这也只是徒劳的抵抗罢了。

  ――吧唧!

  蓟「休想逃跑啊、前辈」

  伴随着甜美到发腻的声音,睾丸被一次又一次地狠狠击中。

  ――啪嗒!

  被踢的向上飞起的蛋蛋被积压在脚背与耻骨之间,咯吱咯吱的几乎被压成了扁的。

  吉野(停下、停下!要碎掉了……!住手啊!要坏、坏嗲了!)

  两个蛋蛋因为同时承受着自己的体重和少女的脚力,不断地被凶狠压扁。好似被铁钳夹紧的无情压迫感。就这样下去的话睾丸恐怕会确实的睾丸崩溃。生物本能的的危机感发出着警报,吉野的脑海里浮现出冰冷的战栗。

  被蓟穿着连裤袜的脚面又一次猛地撞击上的蛋蛋,在巨大的冲力下一下子就变形到了极限,然后沿着脚面滑开了。

  那一瞬间,吉野大大脑中枢又一次承受了文字难以形容的痛苦。

  吉野「……!……!~~~~っ!」

  股间受到的冲击哔哩哔哩地向着全身扩散。

  睾丸即将崩坏的恐怖和剧痛让吉野连呼吸都忘记了,只能一下一下的颤动着嘴唇。

  全身的肌肉都绷紧着想要用力,,但是在蓟坚固的束缚和精准的攻势面前,吉野完全没有招架的可能。吉野只能毫无抵抗的接受着蓟修罗地狱般的折磨,他只能祈祷着时间能够快一点的流逝。

                -9-

  蓟「好啦、前辈。青好好地呼吸啊」

  吉野「……噶……嘎哈……っ!」

  终于停下了脚部运动的蓟,啪嗒啪嗒地敲打着吉野的脸颊。

  少女的话语很难说有没有正确的传达到几近昏厥的吉野耳中,但他确实伴随着剧烈的咳嗽恢复了呼吸。

  但是吉野的睾丸在连续命中的金蹴风暴之下,已经收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
  吉野「呃、呃啊……呜呕……」

  蓟「前辈,没问题吗?」

  蓟认真地盯着吉野满是汗水眼泪和鼻涕的不忍直视的脸颊,天真无邪地说道。
  蓟「我才不过踢了试下而已啊?如果还自称男人的话就给我拿出点骨气来啊」
  不知是不是从年幼少女的话语中理解了自己接下来即将遭受的惨剧,吉野的双眼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

  吉野「……唔啊啊啊……蓟……」

  蓟「呼呼呼……前辈可真是个爱哭鬼呢」

  少女用纤细温暖的手掌温柔地拂去了吉野脸上的泪水。

  那充满了温暖和慈爱的身姿,映在旁人的眼中想来是女神一般的美丽吧。
  然而吉野清楚面前惹人恋爱的少女可不是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子,而是会毫无留情的给予自己无尽苦痛的地狱使者。

  蓟「请放心吧、前辈。这个房间的隔音性可是好的不得了哦,想哭的话放声大哭就好了。」

  那柔软温润的嘴唇中所传达的话语,怎么都想象不出这竟是出自一个年方二八的可爱。——不,或许正因为是少女才会有着这样的暴虐也说不定。彻底的蹂躏男人的骄傲,对于把它会会坏的连渣滓都不剩这种残忍的事情稀松平常般的毫无犹豫。天真的孩童有时会做出难以想象的残忍之事,因为他们根本意识不到什么是恶。吉野这才意识到比起普通的痛苦,少女无邪的折磨要恐怖的多。

  蓟「那么咱们继续吧??」

  吉野「啊……啊、蓟……停、停下啊……!」

  蓟「我拒绝。已经约好了不会再对前辈寸止了。到前辈好好射出来为止、不管踢了多少下我都会继续的哦。前辈不用担心我哦,我可是做过马拉松训练的,该怎样呼吸,怎样动用肌肉才能达到最优的效率我都是有研究过的。左腿累了就换右腿,右腿也累了就小小的休息下,不管是一小时,两小时,还是一天,两天我都会一直陪着前辈哦」

  吉野「不……不要啊、住……!」

  看到蓟又一次高高地向后扬起了美腿,吉野焦躁的呐喊着。

  但是对于这悲鸣的哀求少女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是像机器一样继续进行着精准无比的蹴击。

  ――啪嚓!

  吉野「对……不……!」

  吉野瞪大了双眼,口中露出好似溺水者一样的喘息声。

  既不可能防御也不可能避开,不管吉野如何被痛苦折磨的拼死挣扎,都绝不会有人来拯救自己。他所能够做到的事情就只有放弃一切的希望,用自己身为男性最为脆弱的部分来承受少女的全部攻击放。

  ――啪嚓!

  蓟「怎么样了?终于有想要射精的意思了吗」

  ――啪嚓!

  蓟「前辈、刚刚不是还那样哀求我让你射吗?现在一定很开心吧?」

  蓟「前辈,那么射精因此了不是吗?。不高兴吗?

  ――啪嚓!

  蓟「那么、就请再高兴一点吧!」

  ――啪嚓!

  蓟「被容许在蓟的脚下射出来什么的,对于H的前辈来说是莫大的奖赏吧?」
  ――啪嚓!

  蓟「能有我这么温柔的后辈、前辈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啪嚓!

  在吉野门户大开的睾丸里,突刺进了无数发的蹴击。

  吉野「……啊!……啊!」

  每一次被踢中吉野都像虾米是的弓起了腰,伴随着脸上歪斜的表情,两脚痉挛一般的抽搐着。

                -10-

  蓟「……前辈?」

  蓟看到吉野的嘴唇哆哆嗦嗦地震动着,意识到吉野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蓟靠近吉野的胸口把耳朵凑近接近仔细听着,勉强听到了蚊子鸣叫似的软弱无力的声音。

  吉野「……不……不行……不行了……住手……不行……」

  吉野好像咒语一样,一味地反复念着同一句话。

  或许只是为了保持即将沉入黑暗的意识,而持续地重复一个动作,。

  蓟「……前辈、好可爱……呼呼呼、看着前辈这样我好像有点湿了呢」
  蓟「对着这样不成器的前辈、我可是会忍不住更多的欺负你哦?」

  吉野「……行……不行……不行……っ」

  蓟「才没有不行这回事呢!因为前辈的小鸡鸡明明被我踢了这么多下还是精神满满不是吗?」

  吉野「不行……诶……?」

  吉野用自己已经失去焦点的浑浊双眼向下半身望去,透过痛苦的泪水映照出的是吉野自己高高勃起的阴茎。

  由于受到少女的反复金蹴り,睾丸彻底变成了紫黑色,并且严重的肿胀了起来。到处都是由于严重皮下内出血导致的淤青。和之前相比,不只是精神上的受创,现在睾丸都已经看起来有些变形了。

  尽管如此,吉野的阴茎竟然好像欢喜似的哔咕哔咕跳动着。

  先走汁如涌泉一样滚滚而出,好像已经完全进入了射精的准备状态的样子。
  是因为从贞操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过度渴求着自由射精的权利,就连痛苦也变成了快感呢?还是吉野意识到去势的危险,世代传承的遗传因子察觉到系谱断绝的危机,为了留下子孙而涌现出的动物本能呢。不过不管是哪边,这样的射精都是与传宗接代搭不上半点关系的。

  蓟「被年下的女孩子这样用力地踢着蛋蛋、被疼痛折磨地死去活来、小鸡鸡却兴奋地勃起了诶、前辈」

  蓟专心观察着吉野的胯股之间,笑的花枝乱颤。

  蓟「呼呼呼……变态、变态、大变态」

  吉野「……啊、咕……呜呜……」

  少女嘲笑的话语回响在吉野耳边。

  吉野的只能忍受着这羞耻和屈辱,发出哽咽的声音。

                -11-

  蓟「你知道吗、前辈?小鸡鸡啊,可是为了和女孩子做爱存在的哦?」
  蓟「请想象一下。前辈木桩似的膨胀的强壮的小鸡鸡,对着一个连H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纯洁少女猛地插了进去,强行入侵了她未经人事的紧闭下身,前辈形状凶恶的龟头粗暴的撕裂了那崭新的处女膜,深深地贯穿了少女」

  蓟「被女孩的体温和黏黏嗒嗒的爱液包裹、前辈的小鸡鸡被biubiu地紧固着、和小穴的内壁啪嗒啪嗒的摩擦着。因为是才刚刚被剥夺处女的小穴,一定会让前辈非常舒服的吧。所以为了追求更多的快乐,小鸡鸡的脑袋一定会在紧窄的通道里像钻头一点挺进,对着制造小宝宝的房间凶猛地突刺进去吧」

  蓟「为了让女孩子的小穴记住小鸡鸡的形状而无数次的插入进去,反复的搅拌,啪嗒啪嗒的水声淫乱的响起着。小鸡鸡和阴道里面的褶皱反复的摩擦,感受着快感。一前一后地摆动着腰部,简直肚子都要被插得涨起来程度的插进了深处,小鸡鸡像敲门一样一下一下的顶在最深处子宫的入口。然后对着逐渐能够忍耐破处之后痛苦的女孩子,前辈一点一滴的把身为女人的快乐交给毫无经验的女孩子,两人一起沉浸在野兽一般的交媾中。能用小鸡鸡来调教女孩子真好呢」

  蓟「然后前辈的小鸡鸡,最后和阴道里的褶和粘膜互相亲吻一样粘在一起摩擦着,在女孩子的身体最深处舒服射出来。蛋蛋里积攒的大量精子猛地喷射出来,气势凶猛的冲开尿道,因为太过浓郁像果冻一样的精液向着女孩子的子宫口奔涌而来。然后粗暴地撬开入口,把女孩从未使用过的子宫染成纯白色,为了让卵子受精,热乎乎的新鲜精子们开始赛跑起来」

  蓟「但是前辈还是一点都不满足,精液好像逆流回去一样保持着旺盛的性欲,小鸡鸡没有拔出来就又开始了活塞运动,直到把塞满淡淡的数百亿精子排空位置都一直向着女孩子的肚子大量注射着精液。如果像这样用小鸡鸡征服了女孩子的子宫的话,女孩子毫无疑问的会受孕呢。前辈!」

  吉野「……呜、啊啊……哈啊、哈啊……」

  被耳边低声私语的下流想象煽动了情欲,吉野咕噜吞了下口水。

  血液前所未有的向着下半身集中,充血的龟头的像狗的尾巴一样地上下摇动。
  蓟「……不过、前辈应该是一生都做不了爱来着」

  ――咣叽……!

  突然、从股间一下子直冲天灵盖的冲击袭来。

  与此同时、身体好像一下子被推向了空中,全身被漂浮感笼罩。

  蓟保持着拦腰抱住吉野的姿势,瞄准着蛋蛋狠狠地来了一发膝撞。

  吉野「哦……哦哇…………!」

  蓟「好了、前辈。请好好的看着我哦」

  蓟把脸贴上吉野的胸口,在紧贴的状态下抬头盯着他的脸看。

  于是,吉野将身体放松的一瞬间,――咣叽!

  少女的坚硬的小小膝盖,隔着连裤袜结实地刺进了男人脆弱柔软的要害。
  脚踝绷紧蜷缩起膝盖从正下方踢了上来,简直像是尖剑一样的膝撞以一个锐角刺进了附睾。

  吉野「~~~~っ!」

  吉野只能发出无声的惨叫。

  自己的蛋蛋被充分地压扁了,恐怖的声音在体内回响着。被少女的膝盖和耻骨卡紧的两个蛋蛋都发生了剧烈的形变拼命试图逃向两边。

  蓟「……内、前辈?想要征服女孩子,用小鸡鸡把女孩子侵犯的乱七八糟,舒服地做爱播撒种子让女孩子受孕吗?果然是这样呢,那是男人的人生价值所在呢,前辈想要完成的身为雄性的本能呢。」

  吉野「……呜、啊……っ!啊咕……唔诶诶……っ!」

  蓟「但是呢、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呢。因为前辈是个被膝蹴了之后小鸡鸡还会变大的变态呢。为什么会变大呢?就算是对着我的脚和膝盖射精也不可能有谁会怀孕呢。」

  蓟「这样的射精可是无意义的哦。没用的哦。废物的哦」

  ――咣叽!

  蓟「话虽如此、前辈本来就是会对着后辈的连裤袜进行手淫的大变态呢,那样的前辈也不可能会有女孩子愿意和前辈交往呢」

  所以说……少女安慰式的露出了笑容。

  蓟「所以说、对于这样的变态前辈,还是就这样羞耻的被我踢到射精比较合适呢……!」

  ――咣叽!

  吉野「啊、噶……嗯嗯……!」

  蓟「前辈就这样变得一生都无和女孩子做爱吧。前辈要一直做只属于我的奴隶、只和我的脚和金蹴性交就好了啊……!」

  ――咣叽!

  吉野「……啊……啊!」

  蓟「我会就这样、不只是前辈的射精,我会把前辈的一切都管理一生的……!」
  ――咣叽!

  一发紧接着一发,满载着爱情的持续地膝盖飞舞着,而吉野的气息也渐渐变得微弱起来。

  尽管如此,少女依然一边对着吉野的倾吐着炽热的思念,一边对着半死不活的他反复地给予修罗地狱般的膝踢。

  那怪异的场景看起来,简直像是为了确定彼此的爱而进行的神圣仪式。
                -12-

  蓟「呼呼呼……前辈、还远远没有结束呢给我做好觉悟哦……?」

  ――咣叽……!

  她热情的呼吸和胯股之间施加膝蹴的撞击声,在吉野听来都像是远方传来的声响。

  在那低沉的声音达到50下左右的的时候,吉野的意识变得模糊了。

  但是,不断不断涌来的寻常的痛苦,仍然鲜明的刺激着吉野,让他保持着清醒。

  蓟「哇啊……前辈的蛋蛋、好像变成不得了的颜色了啊?」

  蓟蹲在吉野脚下,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股间。

  最初是作为富有光泽的暗红色伴随这剧痛慢慢变色,现在已经超过青色变成了发黑色紫色。两个蛋蛋也都高高的肿了起来,大小和以前无法相提并论,本来还没有乒乓球大的蛋蛋肿的堪比棒球,可能是因为内部血液和组织液的积存,阴囊像装满水的气球一样富有弹性。这样的睾丸是否还能保留功能已经是颇为值得怀疑的事了。

  奇怪的寒气贯穿了吉野的背部,他紧紧地闭上眼睛。

  自己的睾丸变成了什么样的状态,他连确认的勇气都已经没有了。

  蓟「喂~?」

  对于吉野的反应好象有所不满,少女随手用指尖捅了捅睾丸。

  只是被少女的手指触摸的细微的刺激,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是难以忍受的剧痛。

  吉野「啊……啊呜呃……っ!」

  蓟「啊……只是这样就会痛啊………呼呼呼、前辈……想到好主意了」
  蓟使劲地用食指按住了一个蛋蛋狠狠地钻着,吉野直接扭动身体几乎昏了过去。

  吉野「……欸、唔啊……额嗯呢!」

  蓟「哈哈哈……前辈、只是我的一根手指就弄得你这么痛苦啊。非常的可怜,也好可爱啊」

  蓟一边感到很有趣笑着,一边好像发现了新游戏的孩子一样用心的摆弄着意识飘荡的他的睾丸。

  蓟「那么、这样会更痛吗?」

  一边说着,蓟握紧的拳头突如其来的带着一股旋劲打在了吉野的蛋蛋上。
  啪叽、干巴巴的声音响起。

  拳头击中蛋蛋的瞬间,噗拗一下,蓟感到指骨击打在了一个极其柔软的东西上。

  吉野「啊噶、啊……!呜……呜呜……」

  蓟「前辈、看起来好痛………呼呼呼……搞得我更想欺负你了啊」

  ――啪叽、啪叽!

  这次是左右开弓,像拳击手击打沙袋一样两手交替着开始了殴打。

  吉野「咕啊、咕啊……咕啊、咕啊……っ!」

  蓟灵机一动,手腕用棒球投球的方式开始使力,带球似的对待着睾丸施加以连续的打击。

  伴随着每一次打击,吉野都会像电动玩偶一样一阵痉挛并发出惨叫,渐渐地连惨叫都发不出,只能从喉咙断断续续地发出了好像崩溃一样的怪声。

  吉野「……欸咕、啊……蓟……!停……停……」

  蓟「为什么啊?」

  ――啪叽、啪叽!

  对于勉强张口说话的吉野,少女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反问道。

  吉野「那……要、要……碎……碎、碎掉了……っ!」

  蓟「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是抱着弄坏的打算来打你踢你的啊」

  但是,嘴角浮现出嗜虐微笑的少女对于吉野的拼死请求一笑而过。

  蓟用惊讶的语调,噗尼一下把手指埋在睾丸的表皮里。

  蓟「而且、蛋蛋破掉的话精液就会被挤压出来说不定能射精呢。是不是很兴奋啊,前辈?」蓟「……不过、说不定蛋蛋自己的碎片也会跟着一起被挤出来也说不定就是了」

  残酷的言语对吉野而言与死刑宣告无异。

  吉野残破的心灵再一次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的泪流满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