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妈咪和老师
妈咪和老师
 两人相拥跳完热舞後,润叔已把妈咪抱上床去。-

-  老师∶「再来木财是和太太指导性爱姿势吧!」-
-
妈咪∶「老师,你又作弄人家┅┅」
-
-  润叔也慢慢分开妈咪夹紧的大腿,露出她半湿的三角裤∶「宝贝,我们来示范一次相干的姿势,教你儿子以後怎麽干女人。」-
-
老师∶「志仁,注意看,你妈要和润叔表演男女交配的姿势。」-
-
我说∶「不是都一样男上女下吗?有何差别?」
-
-  老师∶「当然有差别,有的干得水鸡较深,有的干得女人又羞又爽,有的适合干进女人水鸡射精,才能干得女人大肚子,等一下你就会看到,别急。」-
-
只见润叔摸摸妈咪的小内裤,慢慢把自己凹凸胀大的下体,压在她半湿的阴部,开始上下前後磨弄她的私处,胸前两个巨乳也随着他的磨弄而四处晃荡正好给润叔一手一个抓住她丰满的乳峰搓揉把玩着。
--
「啊┅┅你的东西磨得人家好难受┅┅润哥┅┅别磨了,你的手好坏哦┅┅人家奶子会变型了┅┅」
-
-  「不要磨了,你的水鸡想被我干了吗。哈┅┅」
-
-  「讨厌,才没有呢┅┅人家只是有点痒┅┅」
--
接着润叔已侧躺在她旁边,一手搂着她,一手则伸向她淫痒欠干的私处爱抚着,妈咪只好小鸟依人地蜷缩在他健硕的胸前,下体的三角裤也被他的毛手搓得淫水泛滥,小穴内的空虚淫痒急速加剧,连夹紧的双腿也轻轻抖动着。-
-
老师淫笑∶「人家说,女抖贱,你妈的水鸡已经被挖得欠干流汤,大腿抖来抖去,真是有够下贱的婊子!」
--
润叔得意地露出淫笑∶「志仁,你妈的水鸡已经欠干流汤了,连三角裤都湿了!」-
-
老师∶「润仔,快把她的三角裤脱下来,让我们欣赏她沾满淫水的内裤。」-
-
润叔也用力脱下妈咪全身仅剩的内裤,丢过来正好让我接着,真是件又性感又湿透的三角裤,老师马上色急地抢去欣赏。
-
-  「你妈都是穿润仔送给她的内裤,改天我再送件更性感的三角裤给她穿,好让她更风骚,才能勾引更多男人强奸她。」
-
-  润叔∶「志仁,你妈已经忍不住了,开始在搓我的懒教了。」-
-
「讨厌,润哥┅┅你别笑人家,在儿子面前这样┅┅」妈咪羞道。
--
润叔为了方便妈咪爱抚他肉棒,也脱下那件紧绷的子弹内裤,跳出一根粗黑硬挺、青筋怒爆的大鸡巴。-
-
「这根有没有比你老公长?快说给你儿子听。」-
-
妈咪起初羞而不答,但在润叔强而有力地戳弄私处下,也令她慢慢抛开了矜持∶「啊┅┅人家不好意思说┅┅啊┅┅别插了┅┅」-

-  我和老师都等着看妈咪怎麽说下去,但润叔的毛手却更快速地戳弄她下体。
-
-  「啊┅┅别再插进去,人家的水鸡好痒┅┅啊┅┅我说,我说┅┅你的东西比我老公还┅┅长┅┅你的东西比我老公还┅┅粗┅┅讨厌┅┅」
--
老师∶「志仁,你妈说润叔的鸡巴比你爸的还粗还长,表示女人需要男人的鸡巴又粗又长,才能干得她又深又爽。以後如果你的鸡巴不够粗长,干不到你老婆的水鸡底,就叫老师来用我这根又粗又长的机巴来干得深入你老婆的水鸡底。才能让她被我干得又深又爽,女性贺尔蒙分泌也较正常,妇人病也较少。」
-
-  我似懂非懂∶「哦!这样子,我知道了,如果老婆月经不顺,或是我的鸡巴太短,干不到她水鸡底时,再麻烦老师用你的大号阴茎,帮我干得她水鸡又深又爽,顺便干得她更青春美丽。」-

-  妈咪∶「盐生哥,你别教坏我志仁了,还说要用你特大号的东西和他老婆交配┅┅」-

-  老师∶「太太,如果你老公的东西太短,我这根老二不会输给润仔的,也能干得你水鸡爽歪歪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  妈咪羞涨了脸∶「讨厌┅┅连你这小冤家也要欺负人┅┅」-
-
两人互相爱抚着性器,只见妈咪的玉手正紧握着鸡巴来回搓弄,直到它逐渐变硬、变粗、变长地怒胀充血,润叔的手指也肆虐地挖弄她的阴道肉壁,还不断抽出她情不自禁的淫水。接着他已把妈咪放平,手指拨开她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一颗突起的豆豆,开始用手指捏弄那小豆豆,却令她双腿不住地颤抖,水鸡内的淫痒更加剧烈,淫液更是汨汨不绝地沾湿了床罩。-
-
妈咪∶「啊┅┅别再摸了┅┅人家的那里┅┅好痒┅┅啊┅┅你的手指好厉害┅┅」-

-  老师∶「志仁,那个豆豆是女人的阴蒂,只要被男人摸爽了,保证她的水鸡又痒又欠干,就算看到猪哥的烂鸟,她都想被猪哥干┅┅」
--
我说∶「我知道了,妈咪的阴蒂被润叔摸爽了,现在她的水鸡想被男人干,可是哪有女人和猪相干的?」-
-
老师∶「当然有啊!女人和猪、狗、马等动物相干叫兽交,改天我再带一只狼狗来和你妈交配,保证你妈被狗干得爽歪歪!」
--
妈咪∶「盐生,你别说了。人家才不想和狗作那种事呢!」
-
-  此时润仔也加快戳弄她的阴蒂,也令她的手不自主地用力搓硬他的大肉棍,好像希望他的肉快变成大树一样粗壮,马上深深插入她空虚难耐的水鸡底。
--
「别再捏人家的小豆豆┅┅好痒好痒┅┅人家的小鸡好痒┅┅」
-
-  「快说,小骚货,你要哥哥怎麽止痒?」
--
「志仁在这里,人家不好意思说┅┅你明明知道的┅┅还要问人家┅┅」
-
-  润叔不理会妈的求饶,继续他挑逗的捏弄。-

-  「快说,欠干的查某,你要什麽?」-

-  「啊┅┅好痒┅┅别再弄了┅┅小鸡快痒死了┅┅好嘛。我说┅┅润哥┅┅人家要你的大鸡巴,人家要你的坏东西快点插进来嘛┅┅讨厌┅┅」-
-
润叔露出狰狞的淫笑∶「志仁,你妈的水鸡已经痒得受不了,还要我的大鸡巴赶快插进她欠人干的水鸡了,哈┅┅好好看你妈被男人干的骚样,比A片还精彩哦!」
--
老师∶「刚才都是前戏,现在就是主戏登场,志仁,男人的阴茎要整根插入女人的阴道来回抽插才算交配,男女方性器紧密的结合,如果干得女人愈深愈持久,女人的水鸡就会喜欢被你干。」
--
我说∶「可是┅┅不是夫妻之间才能交配吗?」
--
老师迟疑一会说∶「不是,如果老婆被老公干得不够爽,她就需要其他更粗壮的鸡巴才能干爽她,你妈的洞因为你爸不常插,就需要找润叔或老师这麽粗长的鸡巴,每天轮流来和她交配,她水鸡才会舒爽,月经也较正常。」
-
-  老师也带我上前看妈咪的肉穴如何和润叔交配,妈一看到我们上前观看,羞红了粉颊∶「志仁,你不要看,妈咪和润叔在作大人爱作的事,你去旁边┅┅」-
-
润仔∶「小美人,你儿子以後也要结婚生子,就让我干他妈,来教他怎麽干女人才会大肚子。」-

-  老师也帮腔∶「太太,志仁也想知道你是如何被木财和润仔轮奸,才会生下杂种的,你就成全他吧!」-

-  妈咪见当年的丑事再被取笑,一时羞愧说不出话来。
--
此时润仔已把他坚挺怒胀的大鸡巴,让龟头顶在她的洞口,先在她的阴蒂上四处戳弄,也令她水鸡内的淫痒难止,想吃又吃不到。-

-  「啊┅┅别再吊人家胃口了┅┅润哥,你好坏┅┅快嘛┅┅人家要嘛┅┅」-
-
润叔见妈咪娇喘连连地求饶,便把大鸡巴顶在她的肉洞口,三字经一出口,「干死你,这根够不够粗┅┅」只见他的屁股向下一沉,大鸡巴已「滋」一声狠狠塞入妈那紧缩狭窄的阴道。
--
「啊┅┅好紧┅┅你的东西好粗┅┅快把人家小洞撑破了┅┅」-

-  「别急,还有一半没进去,干死你!」说着,润叔已再次把整根鸡巴深深插入妈夹紧的嫩穴。-
-
「啊┅┅太粗了┅┅太深了┅┅人家会受不了┅┅」
-
-  接着润叔已开始挺动大肉棒,来回抽送她那想收缩而又被狠狠插开的紧密肉穴。不断夹杂着润叔惯有的三字经,还有妈咪小穴被干爽时发浪的叫床声,随着两人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与弹簧床因两人剧烈交合运动发出的咿哇声,构成一部A片的大合奏。
-
-  看着墙上的结婚照,尽管与妈咪被润叔干爽时的骚样有些不协调,却让我的下面蠢蠢欲动。-
-
我说∶「老师,我的下面怎麽会有反应?」-

-  老师∶「志仁,如果男人看到很刺激的色情画面,烂鸟就会勃起,你可以用手来回套弄,这叫打手枪。」-
-
我说∶「哦,原来这麽爽,难怪隔壁的海伯偷看妈妈洗澡时也在打手枪。」-

-  我也忍不住用手抚弄自己的下体,神经紧绷得到一些舒缓。老师看着眼前的春宫秀,下体也渐渐勃起肿胀起来,再看到妈咪胸前两个四处摇摆的乳房,忍不住伸出毛手爱抚着她的玉乳。
-
-  「润仔,借我摸一下这女人的大奶子。」-

-  「老师,别客气,尽量夹去配,有奶大家摸,有鸡大家干嘛!」润叔不问妈咪直接说。-
-
妈咪对於老师的轻薄动作,更增添几分娇羞∶「老师,你好坏,一边看人家和润哥交配,一边还要吃人家的豆腐。」-
-
老师∶「太太,你的奶子好丰满,又白又嫩真漂亮,我受不了你的诱惑,让我摸爽你的奶。」
--
看着老师也忍不住加入奸淫妈咪的战局,我自己看戏。-
-
「志仁,我先按摩一下你妈的乳房,你看看润叔怎麽干你妈,她的水鸡才会爽歪歪,我怎麽爱抚她的胸部,她的乳房才会被摸得舒爽。」-
-
只见润叔轻重有序地,将大鸡巴深深插入妈的狭窄阴道内,也干得她淫液不断,叫床连连,再抽出也将她两片大阴唇翻出,上面还直淌着水鸡汤。老师的手也不规矩,见到妈咪这上好美肉,忍不住双手极尽搓揉之能事,一会把她的双乳捧起挤出乳沟,一会用手指捏弄她敏感的乳头,也令她全身上下对这两人高竖白旗。-
-
「啊┅┅润哥┅┅你的东西插得太深了┅┅啊┅┅这下好重┅┅这下插到人家最里面了┅┅盐生┅┅你的手真坏┅┅摸得人家乳房太用力了┅┅啊┅┅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这麽会玩女人┅┅你坏死了!」
--
只见妈咪白嫩的乳房已被老师的手,挤压得快变形,上面还有老师留下略红的五指印。-
-
老师∶「志仁,我要吸你妈的奶子了,让你看看大人怎麽样吸奶,女人才会爽。」
--
此时老师已把妈咪的双乳捧起,露出她挺立的粉红色乳头,开始伸出舌头舔弄乳晕与乳头,然後整个含住她的玉乳,啧啧地吸吮乳汁,似乎津津有味似地,连双颊都吸得凹陷下去,害得妈咪也被吸得求饶∶
--
「啊┅┅老师┅┅你吸得太用力了┅┅人家的奶汁┅┅都给你吸出来了┅┅讨厌┅┅」-

-  老师∶「志仁,先教你如何吸爽女人的奶子,你妈的乳房虽然三十多岁,但保养得不错没变形,吸起来真过瘾┅┅真爽!」-
-
「讨厌,人家怕乳房变形,不敢给小孩哺乳,所以才没变形。」-

-  听见妈咪为了保持身材,不敢给小孩哺乳,完全是为了润仔这客兄,真是气人,但下体却不争气地勃起。
-
-  老师∶「对啦,太太你的乳房就是要让男人摸爽吸爽的,不要哺乳以免变形啦,以後润仔和我才能常常来吸你这两个丰满的奶子啊!-

-  润叔和妈咪用男上女下的姿势相干了十分钟後,润叔想变换个姿势来干她。
-
-  「盐生,等一下再让你玩个够,先让我的鸡巴消消火,干她个爽快,宝贝,我们来换个姿势干。」
--
此时老师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口中的乳头。
-
-  「小美人,待会我再好好和你玩个痛快,先让润仔的鸡巴消消火气。」
-
-  妈咪娇嗔∶「讨厌,你少贫嘴了,人家都给你吸奶了┅┅」
-
-  老师∶「润仔,再来木财是怎麽干这骚货的?」-
-
润仔∶「再来是他骑在木财身上套弄鸡巴,小宝贝,快来套我的鸡巴。」
--
妈咪此时也害羞地骑在润叔身上,轻轻握住他挺立高举的大龟头,顶在自己的肉洞口。
-
-  润仔∶「对,用大龟头顶住你的水鸡洞,再往下一坐,哥哥的老二就能插进你欠干的水鸡,要干多深就让你干多深。」-
-
说完,妈咪才慢慢将美臀向下一沉,大肉棒再次深深插入她夹紧的肉穴内奸弄。
--
「啊┅┅这样插人家┅┅真是羞死人了┅┅」-
-
想不到平时端庄的妈咪,此时竟骑在一个粗壮的工人身上,主动地用她的嫩穴套入男人坚硬如铁的肉棍,还不时地扭动屯纤腰,摆动丰臀地卖弄风骚,胸前两个乳房也因激烈运动而四处晃动,给润叔的眼睛香艳刺激的视觉享受,忍不住伸出他粗糙的黑手,肆意地抓住她双乳把玩着。
--
妈咪只能扭腰摆臀,让水鸡洞内每个痒处,都给他有棱有角的大龟头,用力地奸插个爽快,胸前两个巨乳似乎找到了归宿,正给润叔一手一个搓揉捏捧地伺候着。她的两手无助地拉着润仔的手,似求饶也似鼓励地,媚眼微眯看着润叔∶-
-
「啊┅┅润哥┅┅你摸得好用力┅┅啊┅┅你的东西顶得好深啊┅┅」-
-
老师∶「志仁,快看!你妈正用力在干男人的鸡巴。」-
-
我说∶「哪有女人在干男人的?」-

-  老师∶「女人如果像妓女够骚够浪,就能用她的肉穴主动来套男人的鸡巴,你妈正让她的水鸡内每个痒处都让大龟头彻底干到了,真是比妓女还会扭腰,真是欠干的女人。」
--
妈咪∶「志仁,别看妈妈骑在润叔的身上交配,妈咪会不好意思。妈咪水鸡内有些痒处,平时是你爸插不到的,现在正让润叔较长的阴茎帮我水鸡搔痒,你别看了。」
-
-  老师∶「我的鸡巴也比你老公粗长,等一下要不要我的大烂鸟插进去帮你搔痒啊?」-
-
「讨厌,盐生哥,人家水鸡妹妹才不要你这麽色的鸡巴来搔痒呢!」妈咪给老师抛媚眼嗔道。-

-  有时妈咪套得鸡巴不够深,润叔也会性急地向上顶起鸡巴,好让大龟头可以深深地直抵她淫痒的穴心。
-
-  「啊┅┅你好坏哦!还向上顶人家的小鸡鸡┅┅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人家水鸡底了┅┅木财哥┅┅你的东西又粗、又长,这下插得人家太深了┅┅」-

-  妈咪一时被奸得淫态百出,时空错乱,竟把润叔当作当年让她骑马干穴的木财。
-
-  润叔∶「小美人,你还在想念当年干得你爽死的流氓木财吗?,改天我再找他来,让我们三个再洞房一次好吗?」-

-  妈咪羞道∶「讨厌,人家被你顶得太用力太深了┅┅一时以为你是洞房夜里和人家交配的木财哥嘛!坏流氓木财哥,人家才不想他呢!」-
-
老师∶「放心吧太太,如果找不到木财,我可以代替他,让你重温被强奸的旧梦。」
--
妈咪对垂涎欲滴的老师娇嗔∶「盐生哥,你又乱说话,人家不理你了┅┅而且你会教坏志仁。」
--
老师淫笑∶「放心,我会趁志仁不在家时,再来通一通你的小水沟┅┅」
--
妈咪在他身上骑乘着套弄鸡巴後,老师又问∶「润仔,再来木财是如何搞她的?」
-
-  润仔∶「小骚货,我们再来换个狗爬式。」-

-  妈咪∶「讨厌,又要人家像小狗一样交配,羞死人了!」
-
-  此时妈咪只好羞怯地站起来,大鸡巴抽出她饱受摧残的水鸡时,还像牵丝地沾着水鸡汤。-
-
老师∶「志仁,你妈的水鸡汤被干得还会牵丝,真像欠人干的妓女。」
-
-  妈咪也配合地慢慢像狗一样趴在床上,高翘臀部。-
-
老师∶「太太,把你的水鸡洞朝我们,志仁才看得清楚你这只发情的母狗,如何和公狗交配的。」-

-  妈咪见老师把她比喻成发情期的母狗,一时害羞不语。
-
-  润仔也把她肥美的臀部调整方向,朝向我与老师高高翘起,中间那个饱经干的肉穴,还淌着些许淫汁。
--
妈咪∶「志仁,别看妈咪那里,那是给老师看的,小孩不用看。」
--
老师∶「太太,志仁也想看女人的水鸡,怎麽被干爆的镜头,以後才不会找不到洞插。」-

-  看着妈咪高高翘起的臀部,中间那个紧密的嫩穴,老师也伸出了舌头舔湿嘴唇,一副垂涎不已的色狼模样,连他下体都膨胀起来。
--
我说∶「老师,你的下面怎麽也凸起来了?」
-
-  老师∶「男人一看到想干的女人水鸡,烂鸟就会硬起来,我脱下长裤让你看看,顺便让你妈看看我的尺寸也是不小的。」-

-  此时老师忍不住下体胀得难受,也脱下衣服与长裤,全身仅剩一件红色子弹型内裤,鸡巴顶得内裤高高凸起。
--
「太太,你要不要看看我的东西有没有比你老公长啊?」
-
-  妈咪偷看一眼他高凸的内裤,即羞得不敢再看。-
-
「盐生,你怎麽也脱得只穿内裤?人家不要看你的坏东西。」
-
-  润仔也来到妈咪的身後,一手握住他坚硬如铁的大,一手拨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然後把龟头顶在妈的肉洞口,向我示威说∶「志仁,你妈欠人干的水鸡又要吃我的大香蕉了,哈┅┅干死你!」-
-
说完润叔已挺起大肉棒,一前一後地抽送着妈紧缩的阴道肉沟,两手也紧紧搂住她的臀部,好让大肉棍可以深深插入她寂寞的水鸡深处,左插右撞地搅弄她穴心。-
-
有时看着她两瓣雪白肥美的臀肉,也忍不住性虐地拍打她臀肉。-
-
「小宝贝,这样干你爽不爽,好美的屁股,让哥哥摸个爽。」-
-
「讨厌,人家趴这样好像母狗,正被你这只坏公狗欺负,羞死人了!」-
-
老师∶「这招叫作狗爬式,很多动物在交配都用这一招,你妈现在就像路边的母狗,正被公狗骑在她身上干得分不开。哈┅┅」
--
我说∶「我时常看到路边有两只狗叠在一起,就像润叔骑在妈咪身上抽干她水鸡,原来在交配。老师,润叔烂鸟根部那两颗晃来晃去的是什麽?」-
-
老师∶「那是男人的懒葩,专门制造精子,等一下才能射出精液进入你妈的子宫内,让她受精怀孕,像我的懒葩也很大,等一下也能射精进入你妈的子宫,让她被干得大肚子。哈┅┅」
--
随着润仔抽动鸡巴,来回插弄她的小穴,他胯下两个大睾丸也跟随着前後晃动,有意无意地撞击她的阴阜,令她有些骚痒难耐。
--
「太太,我的两个大懒葩,撞得你水鸡爽不爽?」-
-
「讨厌,你的两个球球┅┅撞得人家下面好趐好麻┅┅啊┅┅这下干得太深了┅┅好哥哥┅┅你的技术愈来愈厉害┅┅大龟头又撞到人家子宫了┅┅」
-
-  润叔为了让大龟头能彻底干透妈咪水鸡内每个痒处,有时也会旋转着摆动臀部,让他有棱有角的大龟头,就像一根大螺丝旋转着钻入妈咪狭窄的螺丝洞,只是妈的小洞会被他的大螺丝不断钻出春情荡漾的淫水来。-

-  润叔和妈咪用狗爬式交配十多分钟後,润叔已略显疲态。
--
「盐生,木财就干她到这边,先休息一下,待会再战。」-
-
说着便抽出鸡巴,走向沙发处休息。妈咪才害羞地忙用毛毯裹着胴体,并随手拿了一件新的红色内裤穿上。-

-  老师见机不可失,便藉着润叔需要休息,自愿充当打手。-
-
「润仔,现在换我来抱抱新娘子,顺便让我尝尝良家妇女的滋味。」
-
-  我对他们二人将妈咪的肉体私相授受,完全不顾及妈咪意愿的行为,稍有愠色。-
-
「老师,你也要抱抱我妈咪的身体吗?」-

-  老师∶「志仁,用说的较难懂,老师把整套玩弄女人的性技巧都传授给你,你妈的乳房够丰满,腰围又细,臀部又翘,而且又很会叫春,是和老师合演A片的最佳女主角,你好好看吧!」
-
-  说着他只穿一件红色子弹内裤,慢慢走向床边。老师的身材因为教体育,肌肉黝黑结实,就像健美选手,略呈倒三角形的体格,害妈咪看得心底小鹿乱撞的不敢看他。-
-
「老师,你别再过来了,快走开嘛┅┅今天已经让你看到我和润哥作爱的情形┅┅你还要干什麽?」
-
-  妈咪以为曲已终人将散,老师却认为好戏正要上场。-

-  「太太,我想干什麽┅┅我想干你好不好┅┅哈┅┅润仔年纪较大,让他休息一下,现在让我这更年轻的男人来满足你,好不好,保证会比你老公的鸡巴还粗还长。哈┅┅」-
-
说着老师已用力掀开她身上的毛毯,露出她一身雪白细致的娇躯,妈咪也本能地跳下床来,欲挣脱老师的魔掌,无奈一下子就被他强行从後面抱住。-
-
「太太,别跑嘛,我的技巧也不会输给木财和润仔的,那些妓女被我干了一个多小时,爽得下次都让我干免费的。」-

-  妈咪一时肉体被老师从後面紧紧搂住,三角裤被老师凸起胀大的鸡巴顶得难为情,连上身赤裸的趐胸也被他用手抱住。-
-
「太太,你穿的这件红色内裤和我的内裤颜色一样,我们在床上作爱很相配哦!」
-
-  「老师,你别这样,会教坏志仁的┅┅不要。润哥救救我,┅┅志仁┅┅快救我┅┅」
-
-  我一时愣住,润叔才说∶「太太,你就让这年轻人打一炮吧,他也没搞过良家妇女,说不定他有些招式能干得你更爽。」
--
我向老师求情∶「老师,我妈咪说不要让你抱她,你就别欺负她了。」-
-
老师∶「志仁,你有所不知,女人说不要,其实在假仙,她只是想让自己有被强奸的快感,等一下你就知道她有多需要我的老二,等一下一定搞得她叫我老公。」-
-
我更大惑不解∶「你说妈咪想被你强奸,还会叫你老公?我实在不懂。」
-
-  润叔嫌我碍事,已把我拉回沙发坐下观战∶「志仁,大人在办事,小孩子别吵,别破坏你妈被老师强奸的气氛。」-

-  「不要,盐生,人家是有老公的,不行,快放开我。」妈咪继续求饶着。-

-  「别假仙了,太太,偷男人又不是第一次,我会好好满足你,让你喜欢和我这个新客兄上床。来,宝贝,让我亲一个。」
--
说着老师已把妈咪变换正面姿势,双手紧紧搂住她的下体美臀,妈咪面对着健壮的他也娇羞不已低着头,双手仍试图拨开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口中仍不断求救∶「不要啦┅┅老师┅┅放开人家嘛┅┅不行啦┅┅」-
-
接着她求救的樱唇一张开,正好被老师的嘴巴整个盖住,再也不能发出求饶声,只有两人嘴对嘴吸吮接吻的「啧啧」声。-

-  起初妈咪的嘴巴仍紧紧闭着,但随着老师温柔地爱抚她光滑如脂的背部与丰美的臀部,不禁令她双腿快站不住地扭动,丰硕挺耸的乳峰也随着扭动柳腰,不小心撞击着老师结实的胸膛,连紧紧夹住的私处,也有意无意地磨蹭着他渐渐勃胀的肉棒,加上老师孔武有力的手臂,随着她的挣扎,便用力搂得她更紧,也让两人的肉体由点线而面地渐渐紧密接触磨蹭着。妈咪抗拒的手,也慢慢放松地搭在他宽厚的肩膀,胸前的丰乳也乖乖地贴在他的胸膛撩弄,下体的小三角裤,正被他的手用力搂紧,让大鸡巴隔着内裤来回磨擦她的阴部,顾不得儿子在场的矜持,舌头也偷偷地伸出来,接受老师舌头的勾引。
--
润叔∶「志仁,你要学你老师,一下子就把你妈教得乖乖得像绵羊,连舌头都伸出来和老师亲来亲去,真是常玩女人的相干高手。」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