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黄蓉和彭长老
黄蓉和彭长老
 「帮主,你累了,好好的睡一觉吧!」彷佛那天被迷惑的情况再临,黄蓉惊觉眼皮重如铅坠,手足俱软,一身武功无从施展,立即反运移魂大法,希望反制对手。论功力及意志,黄蓉无疑优胜,一经催动,彭长老立即感到强大的精神压力涌至,耳边彷佛又再听到黄蓉那动听的指示:「服从、服从…」他知道方才已被种下暗示,这刻於移魂大法引领下被激发出来,也鼓尽最後一口气,以毕生意志,将慑心术运至顶峰。
--
一时之间,二人争持不下,就连话也说不出来,就只是互相瞪视着,看哪个先撑不住倒下,又或是移开、合上眼睛,都会落入对方术中,後果难以想像。黄蓉有「移魂大法」护身,术法本来占优,但却被迷香影响。那不是普通的迷香,而是彭长老精心所制的「摄魂烛」,本是用作让闻者心神放松,更易受邪术控制。
-
-  他早就服下解药,燃起本是为了方便控制那少女,想不到反令黄蓉着了道儿。黄蓉不知那到底是什麽迷药,就只觉香气越来越浓,越浓头脑就越混沌,在她心中,竟然也响起了那几声:「服从、服从…」的呼唤。只是那声音对她的诱惑更甚,只因那根本是她自己的声音,听来就好像来自心底的回响,异常亲切,抗拒之心也就不太强烈。但彭长老也不好过,他功力浅薄,慑心术运使太久,已是力有不逮。他很清楚慑心烛的影响有限,长远下去,一定敌不过年青力壮的黄蓉。
-
-  心想左右是死,唯有冒险使出最後杀着。黄蓉迷蒙中看到他脸露毅然神色,忽地伸手扯下一直罩着左眼的眼罩,本应瞎了的眼睛不知怎的竟然痊癒,更散着诡异莫名的紫气,异色双瞳,同流露出摄人心魄的异芒,只是黑色的让人心神被震慑,而紫色的不住的变幻闪烁,如生出吸力般诱惑着黄蓉的心神…一摄一魅,新力军的加入打破原本势均力敌的形势,黄蓉骤不及防之下,头脑如被重击,心神终於失守。此消彼长,使出崭新力量的彭长老气势大盛,豁尽最後一口气,同时驱动双瞳的力量,希望在精神上全面压倒绝色美女。黄蓉还在苦苦支撑,但诡异的双眼不住的进迫,好像越变越大,慢慢地眼前就只剩下一对眼睛,然後天地之间都好像被纳入那对瞳孔之中,自己亦被紫与黑两种包围。不知何时开始,黄蓉心中就只剩下黑与紫混成的漩涡,还有如发自内心的声音:「服从、服从…」她彷佛听到自己在说:「你已经很累了、很累了,你唯一想到的是服从、服从…」是的,她实在很累了,唯一想的就是服从、服从…「叮!」打狗棒跌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但黄蓉已经听不到,她只能瘫坐於椅上,姿势奇怪的凝视着眼前的胖子。彭长老学懂慑心术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畅快的感觉,透过精神上的接触,他清楚感到眼前绝色的心灵完全放开,任他驱使、控制,而不是单纯的呆滞,如傀儡般一句话一动作。他更感觉到,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眼前的绝色美女会绝对服从他的所有指示,因为从此在她心中就只有服从两个字。
-
-  这不是原本慑心术可以达到的效果,也非紫瞳的力量。那紫瞳其实是他花重金自苗疆所得,以古怪的方法移植到已瞎左眼之上,名为「迷情紫瞳」,有魅惑人心的效用,与震慑心神的慑心术功能各异,要练成必须采补七十七位处女的精元,这也是他躲在穷乡的原因。只是处女之数未足,紫瞳大功未成,但他在命悬一线之下,无比决心加上运气,首次出击就大功告成,而且猎物还是如此美艳动人的少妇。能控制黄蓉始终是巧合,如非她一时起意想控制彭长老,反被精神反噬,陷入了自己发出的指令中,紫瞳再奇异也难夺其心志。紫瞳未成,使用一久,立即既热且痛,彭长老慌忙散功,小心奕奕的盖上眼罩。这眼睛可以他的秘密武器,珍若性命必须小心保护,而且未练成前,紫气聚而不散,望之如拥有一只紫色眼睛,形相怪异,一定要遮掩。好在黄蓉已然被控制,暂不需要再动用紫眼的力量。一想到黄蓉已任由摆布,彭长老心头一热。
--
他的被逐、瞎眼两大憾事,完全是和郭、黄二人有关,但自初见黄蓉那天开始,他就拜倒在其绝世风姿之下,在睡梦中、於幻想间,一次又一次把这高高在上的绝色帮主奸淫。他之所以不惜一切也要练成紫眼,为的就是有天能以此法迷倒黄蓉,再调教她成专用的性奴。他一度以为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达成愿望。
--
彭长老来到黄蓉面前,低头细看这失去神志的小美人。她的确得天独厚,江湖奔波数载,肌肤仍如少女时一样幼嫩细滑,俏面上竟无任何瑕疵细纹,就像是最完美的工艺品。沉睡的她少了平日的狡黠跳脱,多了鲜见的清丽平静,不施半点脂粉,但仍然肤色红润,朱唇饱满,轮廓分明。彭长老美女见过不少,但这样的绝色还是生平仅见,有她秀气的不如其艳;艳光四射的又没有她的聪慧;聪明知书的,更是不若她灵动活泼。最令彭长老喜出望外的,是黄蓉出众的身段。平日只觉其娇小可人,但近距离细看,才看透布衣底下的均称骨肉,浮凸有致。此时她瘫於椅上,手脚摊开呈大字型,薄薄的上衣紧贴胸膛,曲线展现,沉重的呼吸间香气可闻。天生的无双姿容身段,融合优秀教育所培养出的秀气,结合成黄蓉特有的魅力。也难怪当日欧阳克一见锺情,即使身残,也要将她娶回白驼山。
--
花丛老手如彭长老,也是食指大动,心思全放在如何玩弄这极品尤物之上。要得到一个人的身体,必先攻心;同样地,肉体投降,心灵离堕落也不远了。这是彭长老玩弄女性多年的心得。身心并重,论到攻心,还是要靠他战无不胜的慑心术。-
-
「黄帮主、黄蓉,乖乖的看着我。」黄蓉如言前望,但神情迷蒙,瞳孔完全失去焦点,彷佛眼前的一切都视而不见,但她很快就找到焦点所在,那是一只眼睛,一只充满力量、威严,细小但闪亮的眼睛。她一找到焦点就舍不得放开,只因眼睛就好像最平静的避风港湾,让她迷失飘泊的心灵顿有所依。
-
-  同时,另一把声音再次从她的心底响起。「服从、服从…你已经很累了、很累了,你唯一想到的是服从、服从…」耳边则听到另一把声音,只不过这次说话的却是一个男人。「你在想什麽?」「服从、服从、服从…」黄蓉平板的一再重覆。
-
-  「谁要服从?」「我要服从。」「服从谁?」黄蓉张大了口,却不懂得回答,她只知道服从,但不知道应该服从谁:她很清楚服从是她的宿命、生存的意义,却没有服从的对象。她感到很空虚、很无助,很想得到一个答案。幸好,有人一早就准备了答案。-

-  「你想知道要服从谁吗?」黄蓉急得像要哭出来,带点呜咽的哀求一个答案。
--
「你要服从的,是这只眼睛的主人。眼睛的主人也是你的主人,既是心灵的主人,也是操控身体的主人。」黄蓉感到安心了,露出满足的,犹如小女孩一般的微笑。
--
她终於知道要服从谁了,她已经有了使命,生命从此不再孤单。
--
「你的身心都必须服从这只眼睛的主人,这是你的一切,也是你的生存意义。」「是…服从主人是一切,是意义…」「你知道眼睛的主人是谁?你的主人是谁吗?」「不知道。」「是彭长老。」彭长老三字似是勾起黄蓉一些反应,她露出抗拒的神色,眉头轻皱,但根深蒂固的服从指令,却在抑压她的意志,令她非常痛苦。-

-  「你知道谁是彭长老吗?」「咦!我知道…他是丐帮四大长老之一,因为多行不义,所以被我逐了出帮。」「错了,你的回答错了。」「错?」黄蓉大惑不解,明明彭长老就是那个可恶的胖子,到底哪处错了?-

-  「无论彭长老是谁,身份都只有一个,就是你黄蓉的主人,必须服从的主人。」黄蓉再度抗拒,她愿意服从,但却不是彭长老这类人。
--
「跟我说一遍,黄蓉是彭长老最忠实的奴隶。」黄蓉挣扎、抗拒着。
-
-  「服从不是你的使命吗?」「是。」「你要服从谁?」「服从这只眼睛的主人。」「眼睛的主人是谁?」「是彭长老。」「所以你的主人是谁…」「是…彭…彭长老…」反覆的引导下,黄蓉不情愿地说出了答案。只是话说出口,已经收不回,承认彭长老是主人,令她有种放下重担的感觉,全身也放松起来。这种反应,自然全落在彭长老独目之中。
--
「是了,服从、听话才会舒适愉快;抗拒违命只会带来痛苦。」「服从…愉快;抗拒、痛苦…」黄蓉只剩下最简单直接的思维,对彭长老的说话完全照单全收。-

-  「听从彭长老的命令是世上最开心愉快的事。」「你会服从彭长老的所有指示。」「我会服从彭长老的所有指示。」「跟我说一遍,黄蓉是彭长老最忠实的奴隶。」黄蓉再也没有迟疑。「黄蓉是彭长老最忠实的奴隶。」彭长老松一口气,知道已掌握黄蓉的心灵,至於以後的发展,还要看之後的调教手段。他很有信心,只要黄蓉无法抗拒他的命令,沉沦仅是时间的问题。
-
-  「你看到主人的眼睛吗?」「看到。」黄蓉看着那独目的眼神带着痴迷,她已经臣服於慑心术的力量下。
-
-  「这是世上最迷人、最权威的眼睛,就是这只眼睛,赋予你服从的意义。」黄蓉记得很清楚,因为看到这眼睛,她才明白要服从。